2018-10-23 09:32:00

下午放学之后,白起就跟着马过与谭语,一起前往马过的家里。

如果猜测不错的话,马过家的早餐店之所以被砸,应该还是和自己有关系,白起在心里面想着。

而做这件事的有可能就是于洋了,于洋在食堂被羞辱之后,他不敢将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就只能找马过来撒气了。

毕竟那一天,他吃的第二盘饭,那可是马过的啤酒黄。

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话,那么白起会过意不去,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白起也不会不闻不问。

马过的人不错,虽然只接触过两次,但是人的本质如何,白起自然能够看出来。

打了一辆出租车,三人来到了马过父亲的早餐店,也就是他们的家。

店铺在一楼,他们家则是在二楼。

一楼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了,外面所有玻璃都被砸碎,连门都被踩碎了,而早餐店里面的桌椅板凳还有做饭用的锅炉全部也被砸碎。

一片狼藉的景象,除此之外就是坐在地上抽着旱烟发呆的中年男子,胡子拉碴的颓废样。

“爸,我回来了。”马过走过来和自己父亲打一声招呼。

马过的父亲抬起头来,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他看到了白起和谭语。

“爸,这是我的大学室友,这是我老大白起,这是老三谭语。”马过介绍两人给父亲。

马过的父亲一听是自己孩子的大学室友,立马变得热情起来,掐灭了旱烟之后,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哎呀,叔叔不知道你们来,这里弄的太乱了,要不上楼坐吧。”

“叔叔不用客气,我们听马过说了你家的事,所以过来看一看。”白起微微一笑,扫了周围,然后收回目光。

马过父亲有些尴尬的一笑,然后就是摇头叹气:“哎,我马一山本本分分做个小生意,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那么多混混,将这里砸个精光啊。”

“叔叔,那些小混混没有留下什么话吗?”谭语在一旁问。

马过父亲点了点头,目光带着沉思,然后答道:“他们说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给我们一个教训,让我们以后少惹事。”

“果然是这样。”白起谓然一叹,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必然是和自己有所联系的。

马过也猜测到了什么,看了眼白起,不过也没有什么埋怨的情绪。

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本事,护不住这个家。

“他们还说什么了?”白起问。

“他们说如果再敢开店,他们还要砸个粉碎!”马过父亲老脸耷拉着,如同老了几十岁一般。

他没什么本事,如果不开个早餐店,这一家三口可怎么活啊。

想到这里,他就想哭。

白起就知道这帮人不会这么容易放过马过一家的。

“既然是这样,我知道怎么做了!”白起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对策。

闻言,马过和谭语都看了过来,一脸的诧异之色,马过的父亲也带着不解之色,不明白白起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大,你不会是要…”

“嗯,这件事我管定了。”白起没等马过问完,就坚定的点头,然后报以歉意的目光看向马过父亲说道:“叔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得罪了一个富二代,所以连累了马过和你们一家人。”

“早餐店所有的损失由我负责,这件事也由我解决,你们不要太担心。”

“马过的学业不能荒废,好不容易考入的大学,怎么能退学那?”白起皱起眉头看着马过的父亲,又看了眼马过,之后取出银行卡递给马过。

“这里面有钱,去帮叔叔置办一套新的店铺桌椅和用品,明天一早就开店,到时候我会在这里等着,这件事也必须有个结果!”白起眼神陡然变冷,浑身散发着寒气,让马过下意识的后退三步。

白起此刻有些愤怒,于洋要是觉得心里不甘,尽管找自己就好了,没必要连累无辜的人。

这样的做法,让白起更坚定了对于洋的态度,下一次见到他,不废掉他都算他命大!

“这…这不行,我们不能要。”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可既然马过叫你一声老大,凭你们新建立的感情,这个亏我吃也就吃了,不要影响你们的感情就好,这钱拿回去。”马过父亲将卡拿过来,又塞到白起手中。

白起摇头坚定的说道:“不行,这是我的错,不会让你们一家人来承受。”

“马过,接过去!”白起瞪着马过,一副不容置疑的气势,让马过心里升不起抵抗,只能老实的接过卡,但他却说:“这钱是我借的,以后肯定还给老大。”

“随你。”白起无所谓一笑,这一笔钱都是苏天望给的,早晚都要花出去。

拍卖没花出去,给热小巴也没有给出去,这一次算是可以利用上了。

随后,马过的父亲小露一手,炒了几个菜,三个人在马过的家吃了一顿晚饭。

吃过晚饭之后,白起和谭语各自离开马过的家。

就在白起回家的同时,唐叶与沐辰却开着豪车前往热小巴的家。

他们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热小巴就住在三江市南城的平民区。

这两人已经决定要给白起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一下,到底什么样的人是不能够得罪的。

昔日的唐叶可以羞辱白起,如今依旧可以。

而沐辰只是想冷眼旁观,白起与唐叶再度对峙起来的时候,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唐叶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之间就被沐辰给利用上了,当然他也是想玩一玩热小巴而已。

来到胡同口,无奈的两个人只能扔掉豪车,步行往里面走去,最后转弯就到了热小巴所在的小区。

“听说那个热小巴有个肾衰竭的父亲,这一次行动百分百顺利。”沐辰咧着嘴笑着,一想到唐叶一会的行动,他心也痒痒起来了。

唐叶不玩他玩过的女孩,可是他百无禁忌,他反倒是喜欢别人玩过的,这样更有一股刺激感和成就感。

来到热小巴家的门外,唐叶毫不客气的就敲响了房门。

屋里的热小巴刚刚放学,正在厨房做饭,而爸爸大病初愈则是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一家人很久没有这般温馨了。

要是白起哥哥也能来就好了,一想到昨晚上她大胆的亲了白起,她的小脸就忍不住羞红灼热起来,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偷笑的她,被热天龙都看在了眼里。

热天龙岂能不了解自己女儿的心事那?只是他的心思却有些复杂。

一方面白起救了他,恢复了他的实力,又成了他的主公,他理应无条件支持白起。

然自己的女儿却不包括在内啊,自己的确要报恩,可不代表要搭上自己这个刚刚成年的女儿。

可是看到女儿的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他只能叹气。

女儿真是长大了,也知道喜欢男人了。

白起的确年轻有为,实力也很强,可是他终究是太神秘了,令人有一种仰视的窒息感。

这种滋味,热天龙不知道女儿会不会喜欢。

况且类似白起这样优秀的强者,注定这辈子不可能将时间与精力浪费在女人身上,女儿跟着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嗯?”就在热天龙沉思的时候,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随即就响起了敲门声,让他皱起了眉头。

“小巴,去开门。”热天龙喊着热小巴。

热小巴连忙摘下围裙,走出厨房,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忽然有些心跳加速。

会不会是白起哥哥?他真的来看自己了吗?

想到这,热小巴快步跑过去,推开了房门,可看到的却是两个色迷迷的男人,正一脸淫荡之色的盯着自己。

瞬间,她小脸一白,连连退后了三步。

唐叶和沐辰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客厅。

“怎么样,老唐,我说的没错吧?这小妞够嫩吧?”沐辰邪恶的咧着大嘴笑着,目光在热小巴的娇躯上游离,最后放在大腿上。

唐叶则是直勾勾的盯着热小巴,他完全被迷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么水灵的女孩,如此的稚嫩和纯净,让他觉得昔日玩过的女孩,都是残废品,这才是精美的巧夺天工之作啊。

“你…你们是谁?来我家干嘛?”热小巴紧张兮兮的咬紧嘴唇,语气颤抖的问。

唐叶继续盯着她,而沐辰则是邪恶的冷笑起来:“装什么装,昨晚还在地下拍卖城搔首弄姿,现在就忘了我了吗?四号小美女?”

唰!

刹那间,热小巴脸色惨白,险些跌坐在沙发上。

“你是沐辰!”

0028章 热小巴的心思

下午放学之后,白起就跟着马过与谭语,一起前往马过的家里。

如果猜测不错的话,马过家的早餐店之所以被砸,应该还是和自己有关系,白起在心里面想着。

而做这件事的有可能就是于洋了,于洋在食堂被羞辱之后,他不敢将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就只能找马过来撒气了。

毕竟那一天,他吃的第二盘饭,那可是马过的啤酒黄。

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话,那么白起会过意不去,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白起也不会不闻不问。

马过的人不错,虽然只接触过两次,但是人的本质如何,白起自然能够看出来。

打了一辆出租车,三人来到了马过父亲的早餐店,也就是他们的家。

店铺在一楼,他们家则是在二楼。

一楼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了,外面所有玻璃都被砸碎,连门都被踩碎了,而早餐店里面的桌椅板凳还有做饭用的锅炉全部也被砸碎。

一片狼藉的景象,除此之外就是坐在地上抽着旱烟发呆的中年男子,胡子拉碴的颓废样。

“爸,我回来了。”马过走过来和自己父亲打一声招呼。

马过的父亲抬起头来,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他看到了白起和谭语。

“爸,这是我的大学室友,这是我老大白起,这是老三谭语。”马过介绍两人给父亲。

马过的父亲一听是自己孩子的大学室友,立马变得热情起来,掐灭了旱烟之后,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哎呀,叔叔不知道你们来,这里弄的太乱了,要不上楼坐吧。”

“叔叔不用客气,我们听马过说了你家的事,所以过来看一看。”白起微微一笑,扫了周围,然后收回目光。

马过父亲有些尴尬的一笑,然后就是摇头叹气:“哎,我马一山本本分分做个小生意,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那么多混混,将这里砸个精光啊。”

“叔叔,那些小混混没有留下什么话吗?”谭语在一旁问。

马过父亲点了点头,目光带着沉思,然后答道:“他们说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给我们一个教训,让我们以后少惹事。”

“果然是这样。”白起谓然一叹,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必然是和自己有所联系的。

马过也猜测到了什么,看了眼白起,不过也没有什么埋怨的情绪。

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本事,护不住这个家。

“他们还说什么了?”白起问。

“他们说如果再敢开店,他们还要砸个粉碎!”马过父亲老脸耷拉着,如同老了几十岁一般。

他没什么本事,如果不开个早餐店,这一家三口可怎么活啊。

想到这里,他就想哭。

白起就知道这帮人不会这么容易放过马过一家的。

“既然是这样,我知道怎么做了!”白起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对策。

闻言,马过和谭语都看了过来,一脸的诧异之色,马过的父亲也带着不解之色,不明白白起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大,你不会是要…”

“嗯,这件事我管定了。”白起没等马过问完,就坚定的点头,然后报以歉意的目光看向马过父亲说道:“叔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得罪了一个富二代,所以连累了马过和你们一家人。”

“早餐店所有的损失由我负责,这件事也由我解决,你们不要太担心。”

“马过的学业不能荒废,好不容易考入的大学,怎么能退学那?”白起皱起眉头看着马过的父亲,又看了眼马过,之后取出银行卡递给马过。

“这里面有钱,去帮叔叔置办一套新的店铺桌椅和用品,明天一早就开店,到时候我会在这里等着,这件事也必须有个结果!”白起眼神陡然变冷,浑身散发着寒气,让马过下意识的后退三步。

白起此刻有些愤怒,于洋要是觉得心里不甘,尽管找自己就好了,没必要连累无辜的人。

这样的做法,让白起更坚定了对于洋的态度,下一次见到他,不废掉他都算他命大!

“这…这不行,我们不能要。”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可既然马过叫你一声老大,凭你们新建立的感情,这个亏我吃也就吃了,不要影响你们的感情就好,这钱拿回去。”马过父亲将卡拿过来,又塞到白起手中。

白起摇头坚定的说道:“不行,这是我的错,不会让你们一家人来承受。”

“马过,接过去!”白起瞪着马过,一副不容置疑的气势,让马过心里升不起抵抗,只能老实的接过卡,但他却说:“这钱是我借的,以后肯定还给老大。”

“随你。”白起无所谓一笑,这一笔钱都是苏天望给的,早晚都要花出去。

拍卖没花出去,给热小巴也没有给出去,这一次算是可以利用上了。

随后,马过的父亲小露一手,炒了几个菜,三个人在马过的家吃了一顿晚饭。

吃过晚饭之后,白起和谭语各自离开马过的家。

就在白起回家的同时,唐叶与沐辰却开着豪车前往热小巴的家。

他们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热小巴就住在三江市南城的平民区。

这两人已经决定要给白起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一下,到底什么样的人是不能够得罪的。

昔日的唐叶可以羞辱白起,如今依旧可以。

而沐辰只是想冷眼旁观,白起与唐叶再度对峙起来的时候,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唐叶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之间就被沐辰给利用上了,当然他也是想玩一玩热小巴而已。

来到胡同口,无奈的两个人只能扔掉豪车,步行往里面走去,最后转弯就到了热小巴所在的小区。

“听说那个热小巴有个肾衰竭的父亲,这一次行动百分百顺利。”沐辰咧着嘴笑着,一想到唐叶一会的行动,他心也痒痒起来了。

唐叶不玩他玩过的女孩,可是他百无禁忌,他反倒是喜欢别人玩过的,这样更有一股刺激感和成就感。

来到热小巴家的门外,唐叶毫不客气的就敲响了房门。

屋里的热小巴刚刚放学,正在厨房做饭,而爸爸大病初愈则是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一家人很久没有这般温馨了。

要是白起哥哥也能来就好了,一想到昨晚上她大胆的亲了白起,她的小脸就忍不住羞红灼热起来,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偷笑的她,被热天龙都看在了眼里。

热天龙岂能不了解自己女儿的心事那?只是他的心思却有些复杂。

一方面白起救了他,恢复了他的实力,又成了他的主公,他理应无条件支持白起。

然自己的女儿却不包括在内啊,自己的确要报恩,可不代表要搭上自己这个刚刚成年的女儿。

可是看到女儿的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他只能叹气。

女儿真是长大了,也知道喜欢男人了。

白起的确年轻有为,实力也很强,可是他终究是太神秘了,令人有一种仰视的窒息感。

这种滋味,热天龙不知道女儿会不会喜欢。

况且类似白起这样优秀的强者,注定这辈子不可能将时间与精力浪费在女人身上,女儿跟着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嗯?”就在热天龙沉思的时候,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随即就响起了敲门声,让他皱起了眉头。

“小巴,去开门。”热天龙喊着热小巴。

热小巴连忙摘下围裙,走出厨房,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忽然有些心跳加速。

会不会是白起哥哥?他真的来看自己了吗?

想到这,热小巴快步跑过去,推开了房门,可看到的却是两个色迷迷的男人,正一脸淫荡之色的盯着自己。

瞬间,她小脸一白,连连退后了三步。

唐叶和沐辰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客厅。

“怎么样,老唐,我说的没错吧?这小妞够嫩吧?”沐辰邪恶的咧着大嘴笑着,目光在热小巴的娇躯上游离,最后放在大腿上。

唐叶则是直勾勾的盯着热小巴,他完全被迷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么水灵的女孩,如此的稚嫩和纯净,让他觉得昔日玩过的女孩,都是残废品,这才是精美的巧夺天工之作啊。

“你…你们是谁?来我家干嘛?”热小巴紧张兮兮的咬紧嘴唇,语气颤抖的问。

唐叶继续盯着她,而沐辰则是邪恶的冷笑起来:“装什么装,昨晚还在地下拍卖城搔首弄姿,现在就忘了我了吗?四号小美女?”

唰!

刹那间,热小巴脸色惨白,险些跌坐在沙发上。

“你是沐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