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1 00:39:20

里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实在是这种情况根本不适合说话。

欧阳远山也明白为什么让他端着酒精灯了,看着银针上传来的寒气经过酒精灯的烈焰时化作水滴,还没滴下来又化作水汽渐渐消散。

他怎么不明白这些都是从自己女儿体内排出来的寒气,又想到这么多年来,有这样一股寒气屋子盘旋在自己女儿的体内,他更是心疼。

张辰辉捏着银针的一端,他也没想到安雅的体内会有那么多寒气。最后,他向欧阳远山示意,从未配合过的两人在这一刻也显出一丝默契。在张辰辉猛地抽出银针的时候,欧阳远山立刻拿开酒精灯。

“怎么样?这样可以了吗?”欧阳远山一看张辰辉把银针拿出来就连忙问道。

“唉~”张辰辉叹了口气,又缓慢的摇了摇头。

欧阳远山一看这个样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酒精灯也洒落一地,瞬间着起火来。

张辰辉这个时候想骂娘,连忙从床上抽下来一个被单,先把酒精扑灭。

“我又没说救不好,你至于这样吗?”眼看这堆火势得到了控制,张辰辉对欧阳远山说道。

“能救好?”欧阳远山原本死气沉沉的脸上涌现出太多的喜悦。直接从地上一跃而起,拉住张辰辉的手,想让他在确定一遍。

“当然能救好,我什么时候说过救不好。”张辰辉没好气的说,然后收起被烧得破破烂烂的被单,仍在一旁。自己则站在床边,眼睛盯着那如玉脂般的平坦小腹。

“那你刚才?”欧阳远山一点脾气都没有,这眼看能救好自己的女儿了,要是得罪了他,不给女儿治疗该怎么办。

“我刚刚叹气,只是因为没想到你女儿体内的寒气那么多,如果一味的放出来,银针也会承受不住。这才抽出银针,叹了口气。”张辰辉毫不客气的丢给欧阳远山一个白眼,这时候,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欧阳远山会做出那样的反应了。

“就你那个语气,换成谁谁会不认为那是没救了啊!”欧阳远山在心里徘腹,但这种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万不能说出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欧阳远山凑近了,看着自己女儿那挂着泪水的笑脸,他更为的心疼。

“酒精灯已经被你扔了,先把她身上的银针取下来,服一剂药,等明天再说吧。”张辰辉又忍不住给了欧阳远山一个白眼。

欧阳远山也知道是自己的错,酒精灯也是自己扔的,他也就讪讪的站在那里,不再说话。

张辰辉坐在床边,对着小腹看了一会儿,当然,他所注重的可不是小腹,而是安雅肚子上的银针。

“呼~”张辰辉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从小腹开始,拔下一根根银针。

和他扎针的时候那种眼花缭乱的手法相比,拔下这些银针显得简单许多。等安雅身上的银针全部拔下来之后,张辰辉还贴心的把她的衣服拉好,重新遮住她洁白如玉的小腹。

“小雅,感觉怎么样?”欧阳远山连忙把自己的女儿扶起来,却没注意到安雅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些羞红。

“感觉好多了,肚子里好像排出去很过东西,现在感觉暖了很多。”安雅对着父亲笑了笑,现在她是真的舒服了很多。

而欧阳远山,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自己女儿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了,一时间,眼里竟然留下滚烫的泪水。

“咳。”眼看这里就要上演一出悲情戏,张辰辉站不住了,对着他们两个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先把她扶出来,等下还要喝药呢。”

欧阳远山听了才止住即将汹涌而下的泪水,换上一副笑脸把自己的女儿从床上扶下来。

“好了,我没事。还没有到那种连路都走不了的地步呢。”安雅看了眼还站在那里的张辰辉,从父亲的庇护下挣扎出来,自己站在地上。

“这~”欧阳远山拿不定注意,又把目光投向张辰辉。

“放心吧,她没事。只要明天再来一次就好了。”张辰辉点了点头,只是给安雅施针而已,还不至于让她虚弱。

等三人走出去后,张玄里也从一旁端着一碗药出来。安雅看着那热气腾腾的药水,一直皱着眉头。

不过,她也知道是为自己好,就接过汤药不管烫不烫就直接喝下去了。

“明天再来一趟吧,不过,别忘了买个酒精灯,这边可没有酒精灯了。”看喝过药的安雅渐渐的舒展眉头,张辰辉说道。

“放心吧,会带过来的。”欧阳远山一提到酒精灯还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做着保证,毕竟这是和自己女儿有关的事情。

“爸,再给他们按方子抓一副药,留着今晚和明晚用。至于今天煎的那副,正好留着明天中午用吧。”张辰辉连细想都没有细想,就直接交代着自己的父亲。

张玄里现在自然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在安雅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出这个女孩已经变了。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就在心里暗下决定,这个医馆,这个家,是时候交给自己的儿子管理了。

两个人送走了欧阳远山之后,张辰辉就坐在医馆的台子后面,随手抓起银针在那里玩着。

就在张玄里走进来准备夸夸自己儿子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张辰辉坐在那里嘟囔着。“亏了亏了,让他走的太早,还没有和他算钱呢。凭借着他那么大的身价,这起码也要给个二三十万意思意思吧。”

“不过还好,他明天还来呢,到时候先让他给钱就是了。”刚想到转折的张辰辉突然感觉自己面前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自己的父亲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额~”张辰辉一时之间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期望能有人来救他。最好那个人踏着七彩祥云。

只是这些都是张辰辉的想法而已,七彩祥云是不会了,这个时候只有一个踩着乌云过来找张辰辉一家晦气的人眼看就要来到张家门口了。

“我平时都是怎么跟你说的!”

“人都去哪儿了?出来一个,今天连本带利都要给老子凑齐!”还没等张玄里教训儿子的话说完,门口就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声音。

这一下屋子里的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全把目光放到门口,等着外面的人进来。

第十章别忘了酒精灯

里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实在是这种情况根本不适合说话。

欧阳远山也明白为什么让他端着酒精灯了,看着银针上传来的寒气经过酒精灯的烈焰时化作水滴,还没滴下来又化作水汽渐渐消散。

他怎么不明白这些都是从自己女儿体内排出来的寒气,又想到这么多年来,有这样一股寒气屋子盘旋在自己女儿的体内,他更是心疼。

张辰辉捏着银针的一端,他也没想到安雅的体内会有那么多寒气。最后,他向欧阳远山示意,从未配合过的两人在这一刻也显出一丝默契。在张辰辉猛地抽出银针的时候,欧阳远山立刻拿开酒精灯。

“怎么样?这样可以了吗?”欧阳远山一看张辰辉把银针拿出来就连忙问道。

“唉~”张辰辉叹了口气,又缓慢的摇了摇头。

欧阳远山一看这个样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酒精灯也洒落一地,瞬间着起火来。

张辰辉这个时候想骂娘,连忙从床上抽下来一个被单,先把酒精扑灭。

“我又没说救不好,你至于这样吗?”眼看这堆火势得到了控制,张辰辉对欧阳远山说道。

“能救好?”欧阳远山原本死气沉沉的脸上涌现出太多的喜悦。直接从地上一跃而起,拉住张辰辉的手,想让他在确定一遍。

“当然能救好,我什么时候说过救不好。”张辰辉没好气的说,然后收起被烧得破破烂烂的被单,仍在一旁。自己则站在床边,眼睛盯着那如玉脂般的平坦小腹。

“那你刚才?”欧阳远山一点脾气都没有,这眼看能救好自己的女儿了,要是得罪了他,不给女儿治疗该怎么办。

“我刚刚叹气,只是因为没想到你女儿体内的寒气那么多,如果一味的放出来,银针也会承受不住。这才抽出银针,叹了口气。”张辰辉毫不客气的丢给欧阳远山一个白眼,这时候,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欧阳远山会做出那样的反应了。

“就你那个语气,换成谁谁会不认为那是没救了啊!”欧阳远山在心里徘腹,但这种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万不能说出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欧阳远山凑近了,看着自己女儿那挂着泪水的笑脸,他更为的心疼。

“酒精灯已经被你扔了,先把她身上的银针取下来,服一剂药,等明天再说吧。”张辰辉又忍不住给了欧阳远山一个白眼。

欧阳远山也知道是自己的错,酒精灯也是自己扔的,他也就讪讪的站在那里,不再说话。

张辰辉坐在床边,对着小腹看了一会儿,当然,他所注重的可不是小腹,而是安雅肚子上的银针。

“呼~”张辰辉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从小腹开始,拔下一根根银针。

和他扎针的时候那种眼花缭乱的手法相比,拔下这些银针显得简单许多。等安雅身上的银针全部拔下来之后,张辰辉还贴心的把她的衣服拉好,重新遮住她洁白如玉的小腹。

“小雅,感觉怎么样?”欧阳远山连忙把自己的女儿扶起来,却没注意到安雅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些羞红。

“感觉好多了,肚子里好像排出去很过东西,现在感觉暖了很多。”安雅对着父亲笑了笑,现在她是真的舒服了很多。

而欧阳远山,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自己女儿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了,一时间,眼里竟然留下滚烫的泪水。

“咳。”眼看这里就要上演一出悲情戏,张辰辉站不住了,对着他们两个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先把她扶出来,等下还要喝药呢。”

欧阳远山听了才止住即将汹涌而下的泪水,换上一副笑脸把自己的女儿从床上扶下来。

“好了,我没事。还没有到那种连路都走不了的地步呢。”安雅看了眼还站在那里的张辰辉,从父亲的庇护下挣扎出来,自己站在地上。

“这~”欧阳远山拿不定注意,又把目光投向张辰辉。

“放心吧,她没事。只要明天再来一次就好了。”张辰辉点了点头,只是给安雅施针而已,还不至于让她虚弱。

等三人走出去后,张玄里也从一旁端着一碗药出来。安雅看着那热气腾腾的药水,一直皱着眉头。

不过,她也知道是为自己好,就接过汤药不管烫不烫就直接喝下去了。

“明天再来一趟吧,不过,别忘了买个酒精灯,这边可没有酒精灯了。”看喝过药的安雅渐渐的舒展眉头,张辰辉说道。

“放心吧,会带过来的。”欧阳远山一提到酒精灯还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做着保证,毕竟这是和自己女儿有关的事情。

“爸,再给他们按方子抓一副药,留着今晚和明晚用。至于今天煎的那副,正好留着明天中午用吧。”张辰辉连细想都没有细想,就直接交代着自己的父亲。

张玄里现在自然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在安雅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出这个女孩已经变了。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就在心里暗下决定,这个医馆,这个家,是时候交给自己的儿子管理了。

两个人送走了欧阳远山之后,张辰辉就坐在医馆的台子后面,随手抓起银针在那里玩着。

就在张玄里走进来准备夸夸自己儿子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张辰辉坐在那里嘟囔着。“亏了亏了,让他走的太早,还没有和他算钱呢。凭借着他那么大的身价,这起码也要给个二三十万意思意思吧。”

“不过还好,他明天还来呢,到时候先让他给钱就是了。”刚想到转折的张辰辉突然感觉自己面前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自己的父亲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额~”张辰辉一时之间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期望能有人来救他。最好那个人踏着七彩祥云。

只是这些都是张辰辉的想法而已,七彩祥云是不会了,这个时候只有一个踩着乌云过来找张辰辉一家晦气的人眼看就要来到张家门口了。

“我平时都是怎么跟你说的!”

“人都去哪儿了?出来一个,今天连本带利都要给老子凑齐!”还没等张玄里教训儿子的话说完,门口就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声音。

这一下屋子里的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全把目光放到门口,等着外面的人进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