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2 19:56:12

张辰辉从屋里跑出去之后大脑一直在转,他给了韩虎一个机会,所以他也要提前做好准备。

晚饭的时候张辰辉没有回去,等他拿着东西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张玄里就坐在屋子里,在他面前还放着饭菜。

张辰辉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跑出去,但被张玄里喊住了。

“过来吃饭,吃过饭把碗刷了。”张玄里说完,就起身去后面休息。

在张家,他们睡觉的时间一向都很早,如果不是为了等张辰辉,恐怕他们早就睡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都睡那么早,还不是因为家里边没钱。所以等到天黑的时候家里人就早早的睡觉了。

张辰辉等父亲走后,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把眼前的饭菜消灭掉,同时想着什么时候给家里边买一个电视机。

饭后,张辰辉把碗一推就坐在了柜台后面。至于张玄里走的时候所谓的刷碗,早就被他抛之脑后。

他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放到柜台里面,然后趁着月色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看你今天晚上来不来了。”顺手而将柜台里的一个纸包揣在怀里的张辰辉自言自语道。

趁着月色,还真的有人在悄悄的往张家过来。

韩虎回去后一直盯着纸包里的钱,最后他特意的换了身黑色的衣服,又找了块黑布把脸蒙上,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才发现时间还早,又简单的吃了点饭。然后才绕过一户又一户的村民来到张辰辉的家里。

张辰辉这个时候已经躲在柜台后面了,他听着自己家的窗子被人推开,嘴角不免挂起笑意。

一道很轻的脚步越来越近,躺在地上的张辰辉看着有一只手伸进柜台里左右的摸索着。张辰辉本不想这么做,但又想到自己家一直以来受到的恶气,而且这还是他自找的,心中便一点负罪感也没有了。

甚至张辰辉还特意的把纸包往那个手边挪了挪,生怕他抓不到。

果然,那个手在纸包上面摸了摸,确定之后直接抓在手里,拿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张辰辉也慢慢的从地上起来,等韩虎拿到纸包的时候,张辰辉站起来静静的看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兴奋?”张辰辉看着韩虎说到。

“嗯。”

韩虎没在意,随便回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都楞在那里了。

“草,小兔崽子。”韩虎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会打扰到谁,直接再次翻窗户逃走了。

张辰辉看着那到仓促的背影,不免想笑。特别是看到韩虎直接把那个纸包搂在怀里,那种感觉更是奇妙。

已经猜到他今晚会来了,又怎么可能还把钱放在那里。

于是,张辰辉直接把门打开,然后坐在柜台里面,他相信,今天夜里还会有客人上门。

再说韩虎,他拿到钱之后没有任何停留跑回自己的家中。直接把门关上之后,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那个纸包。

“在那里看着又怎么样?到最后不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韩虎放声大笑,随即打开纸包。

然后他就傻眼了,纸包里边哪里还有那些红的钞票,只有一些草枝木叶,被人明显的包扎成那一个样子。

“妈的,被耍了!”韩虎气急败坏的大骂了一声。

就在他准备坐在椅子上喝杯水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非常痒,紧接着自己的胸口也变得奇痒无比。

顾不得喝水的他直接用手去挠,可是反复的挠来挠去也不见起任何效果。

韩虎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不明白,就是那一包东西起了作用。他在心里面对张辰辉恨得牙痒痒,但最终却是无可奈何。毕竟自己本来做的就不对,现在出了这种问题,又能够找谁去说理。

可身上的痒越来越严重,打开灯一看,韩虎身上挠过的地方已经红的发紫了。这一下,饶是韩虎比较霸道,也不禁害怕了起来。

最后无可奈何,他只能够换一身衣服,磨磨蹭蹭的往张辰辉家的方向走去。

“砰砰砰。”

听着传来一阵敲门声,张辰辉点燃了蜡烛,正襟危坐。

“进来。”张辰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傍晚的时候明明没有关门,还要硬生生的踹开。而现在同样没有关门,却显得毕恭毕敬的在那里敲着。只是一段时间没见,却有如此的反差。

“张医生,你看看我这是怎么了。”韩虎走进来把手伸给张辰辉看,同时,他自己还在用力的挠着。实在是不挠不行啊!

“你这不就是痒痒吗?没事的。既然身上痒痒挠挠不就好了吗。怎么还用来我这里?”张辰辉在那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韩虎刚想发火,却硬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脾气。他知道现在自己身上奇痒无比,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造成的。所以现在的他不敢有任何轻狂的举动。

“张医生,你开个价吧!”韩虎的牙紧咬着,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夜里根本就没有人说话,这种声音张辰辉根本就听不见。

“十一万。”张辰辉干净利索的答到。然后整个人就老神常在的坐在那里。

“行!”韩虎心里边都在滴血,可眼看自己都快把手臂给抓破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让自己把自己胳膊上的肉都一点一点的剔出来。

韩虎不敢想象这种后果,所以哪怕心里面在滴血,他还是要答应张辰辉。

“其实都是街里乡亲的这种价格都无所谓。只不过,刚刚我店里边招了贼。他不仅偷走了我的9万块钱,还把解药给偷走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张辰辉坐在那里,一脸为难的说道。

韩虎听了之后心里边只想骂娘,他确实从店里边偷走一包药材可是哪里见到什么九万块钱。这很明显就是张辰辉在敲诈自己。

“我刚刚拦下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你店里丢的东西都在我那里。”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也越来越养的韩虎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反驳,他现在只能够顺着张辰辉的意思来。

果然听了韩虎这话之后,张辰辉整个脸都变得笑眯眯的了。

“你快去把钱和药拿来,我这就准备治疗你的病。”

张辰辉对韩虎分付到。

“我。”韩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张辰辉这小子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与其和他在这里磨嘴皮子,还不如自己抓紧时间回去拿东西。

所以韩虎又连忙向外面跑,生怕自己慢一步就把自己的皮给挠掉了。

就这样,只剩下一个张辰辉坐在那里,露出一副神秘莫测的微笑。

第十二章夜半中堂等客来

张辰辉从屋里跑出去之后大脑一直在转,他给了韩虎一个机会,所以他也要提前做好准备。

晚饭的时候张辰辉没有回去,等他拿着东西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张玄里就坐在屋子里,在他面前还放着饭菜。

张辰辉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跑出去,但被张玄里喊住了。

“过来吃饭,吃过饭把碗刷了。”张玄里说完,就起身去后面休息。

在张家,他们睡觉的时间一向都很早,如果不是为了等张辰辉,恐怕他们早就睡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都睡那么早,还不是因为家里边没钱。所以等到天黑的时候家里人就早早的睡觉了。

张辰辉等父亲走后,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把眼前的饭菜消灭掉,同时想着什么时候给家里边买一个电视机。

饭后,张辰辉把碗一推就坐在了柜台后面。至于张玄里走的时候所谓的刷碗,早就被他抛之脑后。

他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放到柜台里面,然后趁着月色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看你今天晚上来不来了。”顺手而将柜台里的一个纸包揣在怀里的张辰辉自言自语道。

趁着月色,还真的有人在悄悄的往张家过来。

韩虎回去后一直盯着纸包里的钱,最后他特意的换了身黑色的衣服,又找了块黑布把脸蒙上,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才发现时间还早,又简单的吃了点饭。然后才绕过一户又一户的村民来到张辰辉的家里。

张辰辉这个时候已经躲在柜台后面了,他听着自己家的窗子被人推开,嘴角不免挂起笑意。

一道很轻的脚步越来越近,躺在地上的张辰辉看着有一只手伸进柜台里左右的摸索着。张辰辉本不想这么做,但又想到自己家一直以来受到的恶气,而且这还是他自找的,心中便一点负罪感也没有了。

甚至张辰辉还特意的把纸包往那个手边挪了挪,生怕他抓不到。

果然,那个手在纸包上面摸了摸,确定之后直接抓在手里,拿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张辰辉也慢慢的从地上起来,等韩虎拿到纸包的时候,张辰辉站起来静静的看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兴奋?”张辰辉看着韩虎说到。

“嗯。”

韩虎没在意,随便回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都楞在那里了。

“草,小兔崽子。”韩虎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会打扰到谁,直接再次翻窗户逃走了。

张辰辉看着那到仓促的背影,不免想笑。特别是看到韩虎直接把那个纸包搂在怀里,那种感觉更是奇妙。

已经猜到他今晚会来了,又怎么可能还把钱放在那里。

于是,张辰辉直接把门打开,然后坐在柜台里面,他相信,今天夜里还会有客人上门。

再说韩虎,他拿到钱之后没有任何停留跑回自己的家中。直接把门关上之后,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那个纸包。

“在那里看着又怎么样?到最后不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韩虎放声大笑,随即打开纸包。

然后他就傻眼了,纸包里边哪里还有那些红的钞票,只有一些草枝木叶,被人明显的包扎成那一个样子。

“妈的,被耍了!”韩虎气急败坏的大骂了一声。

就在他准备坐在椅子上喝杯水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非常痒,紧接着自己的胸口也变得奇痒无比。

顾不得喝水的他直接用手去挠,可是反复的挠来挠去也不见起任何效果。

韩虎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不明白,就是那一包东西起了作用。他在心里面对张辰辉恨得牙痒痒,但最终却是无可奈何。毕竟自己本来做的就不对,现在出了这种问题,又能够找谁去说理。

可身上的痒越来越严重,打开灯一看,韩虎身上挠过的地方已经红的发紫了。这一下,饶是韩虎比较霸道,也不禁害怕了起来。

最后无可奈何,他只能够换一身衣服,磨磨蹭蹭的往张辰辉家的方向走去。

“砰砰砰。”

听着传来一阵敲门声,张辰辉点燃了蜡烛,正襟危坐。

“进来。”张辰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傍晚的时候明明没有关门,还要硬生生的踹开。而现在同样没有关门,却显得毕恭毕敬的在那里敲着。只是一段时间没见,却有如此的反差。

“张医生,你看看我这是怎么了。”韩虎走进来把手伸给张辰辉看,同时,他自己还在用力的挠着。实在是不挠不行啊!

“你这不就是痒痒吗?没事的。既然身上痒痒挠挠不就好了吗。怎么还用来我这里?”张辰辉在那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韩虎刚想发火,却硬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脾气。他知道现在自己身上奇痒无比,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造成的。所以现在的他不敢有任何轻狂的举动。

“张医生,你开个价吧!”韩虎的牙紧咬着,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夜里根本就没有人说话,这种声音张辰辉根本就听不见。

“十一万。”张辰辉干净利索的答到。然后整个人就老神常在的坐在那里。

“行!”韩虎心里边都在滴血,可眼看自己都快把手臂给抓破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让自己把自己胳膊上的肉都一点一点的剔出来。

韩虎不敢想象这种后果,所以哪怕心里面在滴血,他还是要答应张辰辉。

“其实都是街里乡亲的这种价格都无所谓。只不过,刚刚我店里边招了贼。他不仅偷走了我的9万块钱,还把解药给偷走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张辰辉坐在那里,一脸为难的说道。

韩虎听了之后心里边只想骂娘,他确实从店里边偷走一包药材可是哪里见到什么九万块钱。这很明显就是张辰辉在敲诈自己。

“我刚刚拦下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你店里丢的东西都在我那里。”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也越来越养的韩虎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反驳,他现在只能够顺着张辰辉的意思来。

果然听了韩虎这话之后,张辰辉整个脸都变得笑眯眯的了。

“你快去把钱和药拿来,我这就准备治疗你的病。”

张辰辉对韩虎分付到。

“我。”韩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张辰辉这小子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与其和他在这里磨嘴皮子,还不如自己抓紧时间回去拿东西。

所以韩虎又连忙向外面跑,生怕自己慢一步就把自己的皮给挠掉了。

就这样,只剩下一个张辰辉坐在那里,露出一副神秘莫测的微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