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6 08:00:00

我可不想跟他一样,呆在暗无天日的精神病医院里。

“那个老太婆买盐有没有骂你?”张永祥又问。

“骂了,骂我有病。”我紧张的回答。

“那张冥币你是不是丢不掉烧不毁?”张永祥越说越离谱,就好像亲眼见过我经历的事。

我刚要点头,忽的想起今早那张冥币已经被我烧毁在天光墟门口的事,赶紧说,“是丢不掉,但已经被我烧了。”

张永祥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烧掉了?”

“嗯。”

他叹了口气,忽的大声怒道,“既然你都已经烧掉了,那你还来找我干啥,赶紧给老子滚!”

他这一声怒吼吓得我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说得好好的,咋突然就变了。

张永祥吼完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你知道我活的有多难受吗?我根本就没病,根本就没病,是他们硬要把我给送到这,我没病啊……”

我都快被他弄糊涂了,是谁要把他送到这,还有他到底有没有病?

不知过了多久,他哭累了,我走了过去,默默地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头。

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看着我说,“小伙子,回去吧,听我的,尽快走人。”

我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张永祥忽的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我说,“对了,千万别相信他们。”

别相信他们?

我浑身一颤停住了,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张永祥已经走了。

回到宿舍我一直在想之前张永祥跟我说过的那些话,他听我说那张冥币已经被烧掉的时候脸上曾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他是不是想告诉我我,那张冥币既然都已经被烧掉了,我是不是就没事了?

可是,今天大清早的时候梅姐却告诉我这事并没有过去,她说会帮我……她们两个一个明确告诉我事情还没完,一个暗示我很有可能我已经没事了,到底信谁?

但我亲眼看到我的魂魄出现在了天光墟前台的电脑桌前玩手机,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隐隐约约我觉得梅姐的话更可信一点。

也是,谁会去信一个精神病的话!

我躺在床上,习惯性的去口袋掏烟,却意外的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张纸条。

我好奇的翻起身子,把纸条打开,上面写了一个地址:玉龙路落马桥村21号,落款是一个张字。

字迹很潦草,显然写字的人很匆忙。

张永祥?

他是什么时候把这字条塞进口袋的我居然毫无察觉。

玉龙路落马桥村是都梁的一个城中村,他写个这样的字条给我什么意思?

一个神经病的心理还真琢磨不清,我想了想把纸团揉成了球,扔进床边的垃圾桶,这张永祥,跟他见面的时候,说又不说,玩啥东东,一个神经病,我若是相信,当我有病是吧。

纸条虽然被我给扔了,但我脑海里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张永祥那神经病说过的话。

好不容易熬到凌晨一点四十五,我去了天光墟夜店,老远就看到梅姐拧着个包站在门外朝我走过来的方向看,她这是盼着我来替班啊。

等我走近,梅姐笑了笑,“哟,还以为你真卷铺盖走人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我挤出一丝笑,“梅姐,哪敢呢?呵呵……”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敢走。那感觉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说啥呢林小铁,忘记姐跟你说过的话了?”梅姐一边说一边走,“看好店,明早六点我准时来替你的班。”说完,人就消失在昏暗的街道里。

梅姐这么一个惹火的女人,她到底住哪,深更半夜的独来独往,难道就不怕被人戒色?这事我想不明白。

这天晚上从凌晨两点到六点,没看到方老头,也没看到那个买盐的老太婆来天光墟,倒是在凌晨五左右的时候来了个大姑娘。

大姑娘五官精致,身材婀娜,扎着个马尾,一双大眼睛活灵活现的,标准的一个大美女,背着个小包包,不知道是哪家早起的姑娘。

她一进天光墟就问,“哟,看店的换人了?”

这口气跟那晚方老头进店买烟时差不多,但我听在耳里感觉却截然不同。

“嗯。”我应了句,眼睛差点都看直了。

说实话,我暗地里拿她跟梅姐一比较,觉得梅姐美是美,但没有这大姑娘有朝气。这大姑娘除了脸色有点白,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朝气。

“大哥哥,看啥呢?给我拿瓶葡萄汁。”

我老脸一红,哦了声在货架上拿了瓶葡萄汁递给她,哪知道她在口袋里掏了会征在那,咬着嘴唇说,“大哥哥,我出来得匆忙,忘带钱了……”

忘带钱了?梅姐可没说过买饮料零食之类的不要给钱。

看那大姑娘站在那的囧样,我心软了,笑了笑,“木事,就当哥请你了。”

“谢谢你,大哥哥。”说完大姑娘背着个小包包一蹦一跳的走了。

连续一个星期,我每天准时去天光墟替梅姐的班,就再没见过死去的方老头跟来买盐的老太婆,也没再捡到冥币,只是宿舍里偶尔会发生衣服被洗了地板被拖了还有我手机没电被充好电这样的怪事。

不过我也没在意,就像习惯了有个隐形的人在照顾我一样。

时间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我也忘了之前发生的事。倒是那个来买葡萄汁的大姑娘每隔一个星期都会在凌晨四点半准时来天光墟,只是让我纳闷的是,她每次都是忘记带钱。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小妹妹,你咋老忘带钱啊,你不知道这葡萄汁虽然好喝,但毕竟是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哪知道大姑娘甜甜的一笑,“大哥哥,小气,不就一瓶葡萄汁么,就当是劳动报酬了,嘻嘻。”说完就走了。

啥劳动报酬的,我还真不明白。这大姑娘咋这样啊,不会是她看上我,故意找机会接近我是吧?

这么一想,我心里顿时就平衡了,而且还美滋滋的。哥虽然眉心处矮那么一个厘米,还是很帅的对吧……

就在我以为啥事都过去了的时候,有天我刚从天光墟回到宿舍准备休息,忽的接到个陌生的电话。

“喂,林小铁吗?我姓蒋,蒋文沛,都梁警局警察。”我刚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很严肃的声音。

警察?警察找我干嘛?

我疑惑的问,“是我,找我啥事?”

“你来一趟精神病医院,这里出了点事,可能跟你有关系。”叫做蒋文沛的警察在电话那头说。

我是真有点迷糊,精神病医院出了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啥事?”我问了句。

“这里死人了,你还是赶紧过来。”蒋文沛说完挂掉了电话。

死人了?张永祥?

这个念头从我脑海里一浮起,我顿时就坐不住了。我记得上次去精神病医院的事,立马就打了个的过去了。

死者果然是张永祥,我去的时候看到他躺在一个担架上,几名医务人员正准备往他的尸身上该遮尸布。

我看到张永祥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的样子,似乎在死前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蒋文沛大约四十来岁,精瘦精瘦的,若不是穿着警服,看上去就跟个吸毒的差不了多少。

他找到我,把我拉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告诉我,经过法医鉴定,张永祥属于自杀,但奇怪的是他是在马桶里溺死的。

溺死的?

我浑身顿时就恶寒了,天光墟死去的方老头曾经就是在浴缸里溺死的。他们一个溺死在浴缸,一个溺死在马桶里,有联系吗?

我虽然疑惑,却也不想惹一身骚,镇定了会,问蒋文沛,“蒋警官,既然都说是自杀了,跟我有啥关系?”

第六章大姑娘

我可不想跟他一样,呆在暗无天日的精神病医院里。

“那个老太婆买盐有没有骂你?”张永祥又问。

“骂了,骂我有病。”我紧张的回答。

“那张冥币你是不是丢不掉烧不毁?”张永祥越说越离谱,就好像亲眼见过我经历的事。

我刚要点头,忽的想起今早那张冥币已经被我烧毁在天光墟门口的事,赶紧说,“是丢不掉,但已经被我烧了。”

张永祥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烧掉了?”

“嗯。”

他叹了口气,忽的大声怒道,“既然你都已经烧掉了,那你还来找我干啥,赶紧给老子滚!”

他这一声怒吼吓得我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说得好好的,咋突然就变了。

张永祥吼完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你知道我活的有多难受吗?我根本就没病,根本就没病,是他们硬要把我给送到这,我没病啊……”

我都快被他弄糊涂了,是谁要把他送到这,还有他到底有没有病?

不知过了多久,他哭累了,我走了过去,默默地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头。

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看着我说,“小伙子,回去吧,听我的,尽快走人。”

我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张永祥忽的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我说,“对了,千万别相信他们。”

别相信他们?

我浑身一颤停住了,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张永祥已经走了。

回到宿舍我一直在想之前张永祥跟我说过的那些话,他听我说那张冥币已经被烧掉的时候脸上曾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他是不是想告诉我我,那张冥币既然都已经被烧掉了,我是不是就没事了?

可是,今天大清早的时候梅姐却告诉我这事并没有过去,她说会帮我……她们两个一个明确告诉我事情还没完,一个暗示我很有可能我已经没事了,到底信谁?

但我亲眼看到我的魂魄出现在了天光墟前台的电脑桌前玩手机,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隐隐约约我觉得梅姐的话更可信一点。

也是,谁会去信一个精神病的话!

我躺在床上,习惯性的去口袋掏烟,却意外的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张纸条。

我好奇的翻起身子,把纸条打开,上面写了一个地址:玉龙路落马桥村21号,落款是一个张字。

字迹很潦草,显然写字的人很匆忙。

张永祥?

他是什么时候把这字条塞进口袋的我居然毫无察觉。

玉龙路落马桥村是都梁的一个城中村,他写个这样的字条给我什么意思?

一个神经病的心理还真琢磨不清,我想了想把纸团揉成了球,扔进床边的垃圾桶,这张永祥,跟他见面的时候,说又不说,玩啥东东,一个神经病,我若是相信,当我有病是吧。

纸条虽然被我给扔了,但我脑海里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张永祥那神经病说过的话。

好不容易熬到凌晨一点四十五,我去了天光墟夜店,老远就看到梅姐拧着个包站在门外朝我走过来的方向看,她这是盼着我来替班啊。

等我走近,梅姐笑了笑,“哟,还以为你真卷铺盖走人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我挤出一丝笑,“梅姐,哪敢呢?呵呵……”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敢走。那感觉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说啥呢林小铁,忘记姐跟你说过的话了?”梅姐一边说一边走,“看好店,明早六点我准时来替你的班。”说完,人就消失在昏暗的街道里。

梅姐这么一个惹火的女人,她到底住哪,深更半夜的独来独往,难道就不怕被人戒色?这事我想不明白。

这天晚上从凌晨两点到六点,没看到方老头,也没看到那个买盐的老太婆来天光墟,倒是在凌晨五左右的时候来了个大姑娘。

大姑娘五官精致,身材婀娜,扎着个马尾,一双大眼睛活灵活现的,标准的一个大美女,背着个小包包,不知道是哪家早起的姑娘。

她一进天光墟就问,“哟,看店的换人了?”

这口气跟那晚方老头进店买烟时差不多,但我听在耳里感觉却截然不同。

“嗯。”我应了句,眼睛差点都看直了。

说实话,我暗地里拿她跟梅姐一比较,觉得梅姐美是美,但没有这大姑娘有朝气。这大姑娘除了脸色有点白,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朝气。

“大哥哥,看啥呢?给我拿瓶葡萄汁。”

我老脸一红,哦了声在货架上拿了瓶葡萄汁递给她,哪知道她在口袋里掏了会征在那,咬着嘴唇说,“大哥哥,我出来得匆忙,忘带钱了……”

忘带钱了?梅姐可没说过买饮料零食之类的不要给钱。

看那大姑娘站在那的囧样,我心软了,笑了笑,“木事,就当哥请你了。”

“谢谢你,大哥哥。”说完大姑娘背着个小包包一蹦一跳的走了。

连续一个星期,我每天准时去天光墟替梅姐的班,就再没见过死去的方老头跟来买盐的老太婆,也没再捡到冥币,只是宿舍里偶尔会发生衣服被洗了地板被拖了还有我手机没电被充好电这样的怪事。

不过我也没在意,就像习惯了有个隐形的人在照顾我一样。

时间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我也忘了之前发生的事。倒是那个来买葡萄汁的大姑娘每隔一个星期都会在凌晨四点半准时来天光墟,只是让我纳闷的是,她每次都是忘记带钱。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小妹妹,你咋老忘带钱啊,你不知道这葡萄汁虽然好喝,但毕竟是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哪知道大姑娘甜甜的一笑,“大哥哥,小气,不就一瓶葡萄汁么,就当是劳动报酬了,嘻嘻。”说完就走了。

啥劳动报酬的,我还真不明白。这大姑娘咋这样啊,不会是她看上我,故意找机会接近我是吧?

这么一想,我心里顿时就平衡了,而且还美滋滋的。哥虽然眉心处矮那么一个厘米,还是很帅的对吧……

就在我以为啥事都过去了的时候,有天我刚从天光墟回到宿舍准备休息,忽的接到个陌生的电话。

“喂,林小铁吗?我姓蒋,蒋文沛,都梁警局警察。”我刚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很严肃的声音。

警察?警察找我干嘛?

我疑惑的问,“是我,找我啥事?”

“你来一趟精神病医院,这里出了点事,可能跟你有关系。”叫做蒋文沛的警察在电话那头说。

我是真有点迷糊,精神病医院出了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啥事?”我问了句。

“这里死人了,你还是赶紧过来。”蒋文沛说完挂掉了电话。

死人了?张永祥?

这个念头从我脑海里一浮起,我顿时就坐不住了。我记得上次去精神病医院的事,立马就打了个的过去了。

死者果然是张永祥,我去的时候看到他躺在一个担架上,几名医务人员正准备往他的尸身上该遮尸布。

我看到张永祥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的样子,似乎在死前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蒋文沛大约四十来岁,精瘦精瘦的,若不是穿着警服,看上去就跟个吸毒的差不了多少。

他找到我,把我拉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告诉我,经过法医鉴定,张永祥属于自杀,但奇怪的是他是在马桶里溺死的。

溺死的?

我浑身顿时就恶寒了,天光墟死去的方老头曾经就是在浴缸里溺死的。他们一个溺死在浴缸,一个溺死在马桶里,有联系吗?

我虽然疑惑,却也不想惹一身骚,镇定了会,问蒋文沛,“蒋警官,既然都说是自杀了,跟我有啥关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