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7 10:02:00

凌振宇话落嘴角还带着一抹得意的冷笑,却在下一刻看到一只脚猛地踹到了自己的身上!

砰!

谭子衿和楚清音都没想到凌振宇会说出这种话,更没想到凌振宇话音一落,秦立竟然一脚踹了上去!

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凌振宇被一脚踹飞!

真的是飞了出去,又狠狠的落在了地面,吐出一口血沫。

“如果你今天吃了屎,那就刷了牙再说话。否则你下一次再满嘴喷粪,就不是踹飞你这么简单了。”秦立淡淡开口。

凌振宇不敢置信看向秦立,这个家伙竟然敢踹他!

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秦立,你想死!”他咬牙。

“是你想死。”秦立眸子冰冷,“挖我的墙角,还想给我戴绿帽?我没拔了你的皮,就是对你最大的仁慈!”

楚清音好像第一次认识秦立一样,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连谭子衿都对秦立刮目相看了,这还是之前那个废物秦立?

一言不合就踹飞?

“他……真的是秦立?”谭子衿捅了捅楚清音的腰。

楚清音咬了咬嘴唇也一脸复杂之色。

“我们走吧。”秦立揽着楚清音走向电梯,眼角撇到谭子衿手中的话,突然伸手,“花给我。”

谭子衿被刚刚的秦立给镇住了,竟然真的把花给了秦立。

秦立拿着花走到凌振宇跟前,一把扔在地上。

“拿着你的东西,收好你的心思,别再给我打清音的注意。”

凌振宇被秦立踹的此刻还站不起来,大厅内也没有他熟悉的人,此刻只能咬牙切齿的盯着秦立。

“你给我等着,到时候你特么的别后悔!”

秦立闻言笑了:“我秦立从不后悔做的每一件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楚清音顿时娇躯一颤。

不后悔?

你和我结婚,真的也从未后悔过吗?

“好!”凌振宇怒吼出声,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秦立的背影。

“妈的,秦立!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今天让你有来无回!”

三个人一路到了包厢门口的时候,谭子衿和楚清音还有些懵。

刚刚发生的一切,她们想都不敢想。

甚至从没有想过,秦立有一天,竟然敢打凌振宇。

“秦立,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你就敢打?”谭子衿抿了抿嘴角。

“凌振宇,我知道。”秦立推开包厢门。

顿时一片敞亮!

这包厢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包厢,这简直和一些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宴会厅一般!

大理石地板,一米宽水晶台围绕了整个大厅,其上放满了各种美食酒水。

整个大厅,此刻就秦立三个人。

怪不得凌振宇刚刚被打也没人帮忙,感情都没来呢。

回过神来的楚清音皱眉道:“凌振宇身份不一般,他父亲在青省可是前一百的富豪,惹了他,你可不好处理。”

秦立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说过,他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楚清音脸上还是担心,暗道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当下她楚清音看向门口:“我去一趟洗手间。”

谭子衿挥挥手,而后坐在一个小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秦立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饿的很,当下走到长台前面,拿起一个盘子,往盘子里放东西吃。

于是,后面结伴而来的七八个人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秦立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样子。

顿时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人谁啊?

看到来人秦立也没去管,这些人他都不熟悉,应该是楚清音班的。

他自己班的人都记不清楚是谁,何况其他人。

他不认识但是谭子衿认识,当下谭子衿招招手:“各位来了。”

“谭大小姐生日快乐,这是生日礼物。”

一群人上前和谭子衿笑呵呵的说起来话,只是目光还是不停的往秦立身上看。

此刻,秦立终于吃饱了,刚转身打算礼貌性的打声招呼,门口走进来了三个人。

刘飞,陈磊和姚倩。

三人进来之后,后面紧跟着进来一个女的,肖优优!

秦立眸子一眯,随意的在一个沙发上坐下,并没有打算理会这些人。

但是刘飞四人可不会装作没看到秦立,尤其是肖优优。

因为秦立的愿意,冯少泽被抓入狱,她好不容易找的金主就这么完蛋了,甚至还被冯少泽打骂一顿!

这些仇,她全都放在了秦立身上!

相对于肖优优而言,刘飞三人稍微矜持了一些,他们知道秦立和高局认识,而三人的实力并不允许和高局这种人站在对立面。

所以他们不会说把秦立往死里整,不过小打小闹他们可是准备了一大堆。

只等一会人来齐了,好好整秦立!

想到此,三人脸上一片冷笑!

不知不觉间,秦立竟然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不过他也习惯了。

在医大的时候,因为他是个哑巴,整个系没几个人给他好脸色。

给他好脸色的人,后来都被拉入了欺负秦立阵营。

唯一一个对秦立不错的,也是和秦立一样,被众人欺负的男生。

上学那会,两人没少互相帮衬。

不过,从毕业之后,两人便没有了联系。

这次同学聚会,不知道能不能碰到?

秦立不由得有了一丝期待。

人员陆陆续续的进来,不多时整个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大半的人。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现的凌振宇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进门之后先看了秦立一眼,而后突然举了举手:“各位同学静一下!”

瞬间,整个大厅一片静谧,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凌振宇。

“原来是凌大少爷。”

“听说这次聚会也是凌大少爷发起的。”

“对啊,还选在了谭子衿生日的时候,是听说谭子衿和楚清音是闺蜜,要讨好闺蜜来撮合和楚清音在一起吧!”

“哈哈哈,凌大少爷出手哪里还需要别人撮合啊!他是谁啊,全阳城第一富豪!”

一片男生高声起哄。

来的人足足有五十多个,男生占了一大半,女生加上楚清音也就二十个不到。

此刻众男生这么一开口,那些女生也忍不住笑呵呵。

“对啊,凌少爷帅气多金,谁看不上那是她眼瞎。”

“就是,当初凌少爷和楚清音在学校可是有名的金童玉女,可惜有些女人啊,不知足。”

“呵呵,这不,跌了跟头,听说,和一个哑巴好上了。”

“那哑巴还是个穷光蛋呢,是入赘过去的!”

“我的天,这么窝囊废,谁啊?”

“我听说叫秦立,当时医大一个系的吧?”

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秦立坐在角落垂眸听着,眼中满是冰冷之色。

突然有个男生冷笑开口:“你们说的那人,今天也来了。”

说话的正是刘飞。

什么?

一群人愣了一下,立刻看向周围,却因为当初对秦立的忽视,此刻却不记得秦立长什么样子。

陈磊走过去,站在秦立身后:“这个就是那个废物啊,哈哈哈!”

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当看到秦立坐在沙发上,泰然自若的看着他们微笑的时候。

一些人登时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冒了上来,不知道为何瞬间不敢和秦立再对视了。

大厅内一时陷入一片尴尬的气氛当中。

众人尴尬,但是凌振宇很开心,他看着此刻的秦立犹如看小丑一样。

陈磊就在秦立旁边坐了下来:“惹谁不好你惹凌少,我本来想无视你的,可惜啊,你这人不长眼,偏偏往大头上撞!”

“这下,倒是给了一个我可以弄死你的理由了。”

秦立闻言看向陈磊:“就凭你?”

陈磊脸上的笑顿时凝固,脸色一片阴沉:“是,就凭我!你难道没发现,楚清音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吗?”

秦立心中一顿,眼中赫然一片冰霜,登时站起来朝着外面走。

“诶,秦立去哪啊?大家都是朋友,开个玩笑而已,认真做什么?”刘飞猛地站在门口挡住秦立的路。

“做男人这么小心眼做什么?”

“就是,我们说的又不是假的,一个哑巴还讲什么自尊啊。”周围不少女生冷笑出声。

谭子衿此刻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她猛地看向凌振宇:“清音呢?”

凌振宇眼中有些闪躲:“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谭子衿面色赫然一片铁青,猛地站起身走到秦立身边看着刘飞:“滚蛋!”

刘飞挑眉:“谭小姐……”

砰!

“跟他费什么话。”秦立一脚踹开刘飞,没去看身后众人惊愕的表情,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谭子衿也没管那么多:“分头找!”

包厢内的人此刻一脸呆滞,他们刚刚听到哑巴讲话了,而起还看到那个废物竟然出手踹人了!

“混账东西!”凌振宇咬牙大怒!

此刻,所有人都感觉出来,这次的同学聚会并不是寻常的聚会!

刘飞和陈磊见状赶紧出门:“凌少您消消气,我们两个给那个孙子抓过来!”

而此刻的秦立正在一层楼一层楼的包厢看过去,他心急如焚。

纵然楚清音和他关系很微妙,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秦立的合法妻子!

不管如何,他的妻子,都不能被别人给欺负了!

正这么想着,秦立突然看到拐角处的洗手间内,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一个男人拉扯着,强迫拽进了最近的包厢内!

秦立皱眉,他没看错,刚刚那个身影,是他小姨子楚紫檀!

真是祸事成双!

楚清音还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一屋子凌振宇的狗还等着看他的笑话,这边竟然又看到楚紫檀出事儿了!

骤然,秦立想起来清晨楚清音给他说,楚紫檀和那个耀哥分手了。

今天方子耀约了楚紫檀,说要好好谈谈。

谈谈?

秦立再回想刚刚看到的身影,那可不就是方子耀吗!

而此刻,那不远处的包厢里,突然传来楚紫檀哭喊大骂甚至喊救命的声音!

其中,夹杂着男人满口的污言秽语,遗迹几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秦立心中咯噔一下,快步过去隔着门上玻璃瞄了里面一眼,脸色瞬间冰寒‘砰’的一声踹开房门!

第二十七章 猪狗不如!

凌振宇话落嘴角还带着一抹得意的冷笑,却在下一刻看到一只脚猛地踹到了自己的身上!

砰!

谭子衿和楚清音都没想到凌振宇会说出这种话,更没想到凌振宇话音一落,秦立竟然一脚踹了上去!

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凌振宇被一脚踹飞!

真的是飞了出去,又狠狠的落在了地面,吐出一口血沫。

“如果你今天吃了屎,那就刷了牙再说话。否则你下一次再满嘴喷粪,就不是踹飞你这么简单了。”秦立淡淡开口。

凌振宇不敢置信看向秦立,这个家伙竟然敢踹他!

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秦立,你想死!”他咬牙。

“是你想死。”秦立眸子冰冷,“挖我的墙角,还想给我戴绿帽?我没拔了你的皮,就是对你最大的仁慈!”

楚清音好像第一次认识秦立一样,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连谭子衿都对秦立刮目相看了,这还是之前那个废物秦立?

一言不合就踹飞?

“他……真的是秦立?”谭子衿捅了捅楚清音的腰。

楚清音咬了咬嘴唇也一脸复杂之色。

“我们走吧。”秦立揽着楚清音走向电梯,眼角撇到谭子衿手中的话,突然伸手,“花给我。”

谭子衿被刚刚的秦立给镇住了,竟然真的把花给了秦立。

秦立拿着花走到凌振宇跟前,一把扔在地上。

“拿着你的东西,收好你的心思,别再给我打清音的注意。”

凌振宇被秦立踹的此刻还站不起来,大厅内也没有他熟悉的人,此刻只能咬牙切齿的盯着秦立。

“你给我等着,到时候你特么的别后悔!”

秦立闻言笑了:“我秦立从不后悔做的每一件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楚清音顿时娇躯一颤。

不后悔?

你和我结婚,真的也从未后悔过吗?

“好!”凌振宇怒吼出声,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秦立的背影。

“妈的,秦立!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今天让你有来无回!”

三个人一路到了包厢门口的时候,谭子衿和楚清音还有些懵。

刚刚发生的一切,她们想都不敢想。

甚至从没有想过,秦立有一天,竟然敢打凌振宇。

“秦立,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你就敢打?”谭子衿抿了抿嘴角。

“凌振宇,我知道。”秦立推开包厢门。

顿时一片敞亮!

这包厢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包厢,这简直和一些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宴会厅一般!

大理石地板,一米宽水晶台围绕了整个大厅,其上放满了各种美食酒水。

整个大厅,此刻就秦立三个人。

怪不得凌振宇刚刚被打也没人帮忙,感情都没来呢。

回过神来的楚清音皱眉道:“凌振宇身份不一般,他父亲在青省可是前一百的富豪,惹了他,你可不好处理。”

秦立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说过,他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楚清音脸上还是担心,暗道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当下她楚清音看向门口:“我去一趟洗手间。”

谭子衿挥挥手,而后坐在一个小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秦立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饿的很,当下走到长台前面,拿起一个盘子,往盘子里放东西吃。

于是,后面结伴而来的七八个人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秦立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样子。

顿时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人谁啊?

看到来人秦立也没去管,这些人他都不熟悉,应该是楚清音班的。

他自己班的人都记不清楚是谁,何况其他人。

他不认识但是谭子衿认识,当下谭子衿招招手:“各位来了。”

“谭大小姐生日快乐,这是生日礼物。”

一群人上前和谭子衿笑呵呵的说起来话,只是目光还是不停的往秦立身上看。

此刻,秦立终于吃饱了,刚转身打算礼貌性的打声招呼,门口走进来了三个人。

刘飞,陈磊和姚倩。

三人进来之后,后面紧跟着进来一个女的,肖优优!

秦立眸子一眯,随意的在一个沙发上坐下,并没有打算理会这些人。

但是刘飞四人可不会装作没看到秦立,尤其是肖优优。

因为秦立的愿意,冯少泽被抓入狱,她好不容易找的金主就这么完蛋了,甚至还被冯少泽打骂一顿!

这些仇,她全都放在了秦立身上!

相对于肖优优而言,刘飞三人稍微矜持了一些,他们知道秦立和高局认识,而三人的实力并不允许和高局这种人站在对立面。

所以他们不会说把秦立往死里整,不过小打小闹他们可是准备了一大堆。

只等一会人来齐了,好好整秦立!

想到此,三人脸上一片冷笑!

不知不觉间,秦立竟然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不过他也习惯了。

在医大的时候,因为他是个哑巴,整个系没几个人给他好脸色。

给他好脸色的人,后来都被拉入了欺负秦立阵营。

唯一一个对秦立不错的,也是和秦立一样,被众人欺负的男生。

上学那会,两人没少互相帮衬。

不过,从毕业之后,两人便没有了联系。

这次同学聚会,不知道能不能碰到?

秦立不由得有了一丝期待。

人员陆陆续续的进来,不多时整个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大半的人。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现的凌振宇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进门之后先看了秦立一眼,而后突然举了举手:“各位同学静一下!”

瞬间,整个大厅一片静谧,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凌振宇。

“原来是凌大少爷。”

“听说这次聚会也是凌大少爷发起的。”

“对啊,还选在了谭子衿生日的时候,是听说谭子衿和楚清音是闺蜜,要讨好闺蜜来撮合和楚清音在一起吧!”

“哈哈哈,凌大少爷出手哪里还需要别人撮合啊!他是谁啊,全阳城第一富豪!”

一片男生高声起哄。

来的人足足有五十多个,男生占了一大半,女生加上楚清音也就二十个不到。

此刻众男生这么一开口,那些女生也忍不住笑呵呵。

“对啊,凌少爷帅气多金,谁看不上那是她眼瞎。”

“就是,当初凌少爷和楚清音在学校可是有名的金童玉女,可惜有些女人啊,不知足。”

“呵呵,这不,跌了跟头,听说,和一个哑巴好上了。”

“那哑巴还是个穷光蛋呢,是入赘过去的!”

“我的天,这么窝囊废,谁啊?”

“我听说叫秦立,当时医大一个系的吧?”

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秦立坐在角落垂眸听着,眼中满是冰冷之色。

突然有个男生冷笑开口:“你们说的那人,今天也来了。”

说话的正是刘飞。

什么?

一群人愣了一下,立刻看向周围,却因为当初对秦立的忽视,此刻却不记得秦立长什么样子。

陈磊走过去,站在秦立身后:“这个就是那个废物啊,哈哈哈!”

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当看到秦立坐在沙发上,泰然自若的看着他们微笑的时候。

一些人登时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冒了上来,不知道为何瞬间不敢和秦立再对视了。

大厅内一时陷入一片尴尬的气氛当中。

众人尴尬,但是凌振宇很开心,他看着此刻的秦立犹如看小丑一样。

陈磊就在秦立旁边坐了下来:“惹谁不好你惹凌少,我本来想无视你的,可惜啊,你这人不长眼,偏偏往大头上撞!”

“这下,倒是给了一个我可以弄死你的理由了。”

秦立闻言看向陈磊:“就凭你?”

陈磊脸上的笑顿时凝固,脸色一片阴沉:“是,就凭我!你难道没发现,楚清音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吗?”

秦立心中一顿,眼中赫然一片冰霜,登时站起来朝着外面走。

“诶,秦立去哪啊?大家都是朋友,开个玩笑而已,认真做什么?”刘飞猛地站在门口挡住秦立的路。

“做男人这么小心眼做什么?”

“就是,我们说的又不是假的,一个哑巴还讲什么自尊啊。”周围不少女生冷笑出声。

谭子衿此刻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她猛地看向凌振宇:“清音呢?”

凌振宇眼中有些闪躲:“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谭子衿面色赫然一片铁青,猛地站起身走到秦立身边看着刘飞:“滚蛋!”

刘飞挑眉:“谭小姐……”

砰!

“跟他费什么话。”秦立一脚踹开刘飞,没去看身后众人惊愕的表情,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谭子衿也没管那么多:“分头找!”

包厢内的人此刻一脸呆滞,他们刚刚听到哑巴讲话了,而起还看到那个废物竟然出手踹人了!

“混账东西!”凌振宇咬牙大怒!

此刻,所有人都感觉出来,这次的同学聚会并不是寻常的聚会!

刘飞和陈磊见状赶紧出门:“凌少您消消气,我们两个给那个孙子抓过来!”

而此刻的秦立正在一层楼一层楼的包厢看过去,他心急如焚。

纵然楚清音和他关系很微妙,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秦立的合法妻子!

不管如何,他的妻子,都不能被别人给欺负了!

正这么想着,秦立突然看到拐角处的洗手间内,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一个男人拉扯着,强迫拽进了最近的包厢内!

秦立皱眉,他没看错,刚刚那个身影,是他小姨子楚紫檀!

真是祸事成双!

楚清音还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一屋子凌振宇的狗还等着看他的笑话,这边竟然又看到楚紫檀出事儿了!

骤然,秦立想起来清晨楚清音给他说,楚紫檀和那个耀哥分手了。

今天方子耀约了楚紫檀,说要好好谈谈。

谈谈?

秦立再回想刚刚看到的身影,那可不就是方子耀吗!

而此刻,那不远处的包厢里,突然传来楚紫檀哭喊大骂甚至喊救命的声音!

其中,夹杂着男人满口的污言秽语,遗迹几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秦立心中咯噔一下,快步过去隔着门上玻璃瞄了里面一眼,脸色瞬间冰寒‘砰’的一声踹开房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