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1:51:22

《英雄史诗》法文版出版版税是一万欧元,宋上诗已得五千,预算如何使用它。先是买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家里的台式机太旧,也太配置落后了。其次要买很多书,凡在书店翻过多页的,喜欢的,都买来,前提是先买一个书柜。还要买一些衣服,首饰,鞋子,帽子一类的东西。买完这些,就可准备去哪旅游了。

现在,宋上诗和米莎一起,在他家的房间里,两人倚靠在墙壁上,正看着两名家具店的工人安装一个欧式仿古书柜。两人都很愉快,谈着届时拿到剩下的五千欧元,如何使用,是否该去趟西安兵马俑。

“米莎,你想去什么地方旅游?”宋上诗嗓音低沉地说。

他如今穿件韩版白色外套,敞开衣领,露出白色T恤,和一条十字架项链,腿上则是蓝色嘻哈裤,整个人十分有明星的感觉。事实上他这身打扮,也是米莎借鉴了世界歌王杰克逊一系列穿衣风格,为宋上诗特意打扮的。而整套服饰买下来,花了宋上诗八百元。

宋上诗也为米莎选了一套他喜欢的服饰,青蓝色棉布风衣,敞开衣领的套在身上,有一种很软,很大气的感觉。裤子比较宽松,因为宋上诗说,女人不该为性感而穿短裤,露出大腿太矫揉做作,反而不完美了。至于鞋子,任由米莎选,她喜欢穿鞋跟方正的粉色高筒靴子,这样既有豪爽气概,又有女人味的摩登。

“我想去游乐园,体验电影里那种乘坐悬挂过山车的快感。”米莎说。

“呵呵……”宋上诗笑得很怪异,“你从没坐过悬挂过山车么?”

“没。”

“哈哈……那真是一种死的感觉,我不知怎么说,反正很恐怖,我坐过一回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我想体验一下。”

“我知道你现在多好奇,就像我没坐过过山车之前,臆测的一样,但我不会拦阻你,或许尝试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评价过山车,起码很多旁人还说很刺激,很过瘾。”

“那说好了,等你把书柜和书搞定,我们就去坐过山车。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去过游乐园呢,我跟你说过的,我母亲早逝,父亲很少带我去玩……”

这时装修工人已把书柜安装完,他们问宋上诗可好,宋上诗过去推了推,检查螺丝,觉得没问题,就告诉两个工人可以走了。他把一个袋子拉至书柜旁,拉开链子,露出一大堆昨天买的书籍。宋上诗开始将书放入书柜,外国文学最上格,武侠小说中间格,宗教、历史、哲学、大陆文学放最下格……他每取出一本书,都看下封面和书名,动作很快的按分类放入书柜,那表情似很满足,就跟一个财迷数着钱一样。

良久过后,宋上诗把书放完,他退后到米莎旁边,心满意足的望着盛满书的书柜。

而这些书,有《百年孤独》、《唐吉可德》、《简爱》、《红与黑》这些外国名著,也有《圣经》、《m国历史》、《物种起源》这些知识读物,还有《神雕侠侣》、《大唐双龙传》、《萧十一郎》这些武侠小说……

“这个房间有了这些书,住在里头的人就像个作家了。”宋上诗满意的说。

“呵呵,”米莎笑了,“这些书你都看过没?”

“不一定,像这几部武侠小说,我都看完了,那些外国名著,有些我只在书店翻过几页,至于《圣经》这种,我还没多看,或许以后需要补充知识,再看吧。”

“你觉得外国名著和武侠小说的区别在哪?”

“这个问题很难说吧,”宋上诗思索说:“武侠小说写的是幻想,大多不符合逻辑,乱想的,所以难度低。外国名著写的是现实,要求作者思维成熟,才能把人物、故事、环境写得真实,所以难度很高。我之所以从读武侠小说跨越到读外国文学,多半是想看更为真实的世界吧。”

“这和绘画一样呀,画得真实就好,画得虚假就差。”

“嗯,差不多就这样。”

……

两人随意聊着,又说到车奇上了,因为他俩都有一星期没见车奇人了。

“说来挺奇怪的,为什么车奇连续一个星期没来上学了,他是不是生我们的气,怪我们不陪他参加音乐会?”米莎说。

“应该不是这样吧,车奇似乎有些喜欢你。”宋上诗说。

“喜欢是幼稚的,爱是成熟的,车奇就像一只招摇的蝴蝶,成天在班里女同学里飞来飞去,他不理解什么叫心心相映,白头到老。”米莎说。

“要不,等车奇来学校,我们就坦白告诉他吧,我们正式恋爱了。”宋上诗说。

“嗯,这样也好。”米莎说。

……

最后两人说到游乐场上。

“我在电视里看到那些乘坐悬挂过山车的人,都在尖叫,是不是真的很刺激?”米莎说。

“呵呵,他们只是花了钱,所以叫几下过瘾而已。”宋上诗笑说。

“游乐场除了悬挂过山车,还有别的什么节目?”

“还有雨神之锤,这游戏比过山车好些,虽然也很恐怖,但不至于让人难受。其它还有碰碰车啊,旋转的木马呀,海盗船呀……”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好呀,”宋上诗故作哨叫说:“带你去体验死神之吻。”

两人欢叫着离开房间,在外路上乘公交车和地铁去往萧山的宋城杭州乐园。

当天中午,宋上诗带米莎来到萧山的杭州乐园。两人买了门票后,入内先经过一个仿宋朝小街市,过了一个城门,抵达空旷场地,就能看到悬挂过山车和雨神之锤了。

此时,雨神之锤游戏正在运行,锤上坐满人,随着游戏锤荡高几十米,再重重落下,几十个游戏者疯狂的尖叫着……

另一边,是悬挂过山车那在空中歪来扭去的轨道,此时游戏尚未开始,底下却有近百人在那排队。

“呵呵……”米莎开心的笑着,说:“看他们在天上飞来飞去,尖叫着,应该很好玩呀!”

“笑吧,等会你就知道什么感觉了。”宋上诗忍住笑说。

“那我们先玩过山车。”米莎说。

“好,我们去排队。”宋上诗说。

宋上诗这便带着米莎进入过山车的排队轨道,当他站在后排,望着前头近百个人的待候队伍,像看一整排去赴死亡的傻瓜。他倍觉荒谬,为创造这个游戏的疯狂人而笑,而若非要陪米莎,他真不会再碰这种游戏。

事实上后来米莎也觉这游戏太过疯狂,人在座位上,过山车以飞快的速度悬空滑行,轨道忽上忽下,绕来绕去,给你已经死亡的感觉。最恐怖的是,因为人在高空旋飞,重力不一,肚子里更是翻江倒海,体验死神之吻的同时还尝试肉体的痛苦,简直叫人只想停止。

后来的雨神之锤倒要好些,同样是悬空飞荡,但不会让你体验在空中转来射去的恐怖,而是体验到一种飞翔的快感。随着雨神之锤高高荡起,身体轻了,看到蓝天白云,如入梦境,只不过身体总摆脱不了要脱离座位的恐怖感,而这正是驱使宋上诗只想停止的原因。

或者,有理智的人不会喜欢这种让自己体验要死的感觉的,那些人在尖叫,要么是为花钱,要么是不具备分析害怕死亡的理智。

“的确很恐怖,坐在上面老是怕座位出事故,害怕就此死了。”米莎说。

宋上诗呵呵笑个不停,说:“是不是有种被某个发明家愚弄的感觉?”

接下来继续玩的游戏就温和多了。玩碰碰车已无危险的感觉,一个人开着一辆车,不停的碰别人的车,挺有快感,所以两人都在不停地笑。骑旋转的木马时,更是份外惬意,木马起伏旋转,骑在上面多少能体验到真正骑马的感觉。后来两人还乘了海盗船,体验船身随海浪起伏跌荡的感觉,也颇刺激,只不过下船后,多少有些晕船作呕的感觉。

杭州乐园很大,两人一边看游戏一边走,路上有不少饰品店铺和吃的店铺,宋上诗买了两瓶咖啡,这时看见路边有家3D电影店。进去后,才知道要看3D电影须另外付费20元,宋上诗付了钱,两人又得以体验一边看3D电影一边打枪的乐趣了。他们玩的是个深海作战的游戏,随视频潜伏海底,椅子会动,一边看海底世界,一边射击打妖怪。这个游戏让米莎玩得直叫,好像真去战场一样。

出了电影店,继续前行,看到的是一片杂乱的建筑区,一扇圆拱门上写着“逃离密室”四字,通过圆拱门则见里面装饰诡异,贴着很多又是骷髅,又是狂人的图像。其游戏规则是,选择一个密室入内,在不破坏房屋物品的情况下逃出密室。两人毫不犹豫地选择玩这个游戏,选的是“杀人狂”,体验后颇感失望,因为游戏设计的逃离过程不符合逻辑,比如一扇关着的门,有个锁锁着,正常的逻辑是如何找到钥匙开门,但游戏却设计为让玩家摆动机关开门。总之其破案情节设计得不是靠智商破解的,而像是用运气破解的。

离开“逃离密室”游戏后,听服务员说,四点钟在宋城剧院有场免费剧场看。宋上诗说还没看过歌剧,米莎也喜欢,两人这便回返宋城。此时尚在三点多,两人便在宋城四处逛,路过一些财神庙、古装店、古董店等等的古式房屋,这时遇见有家店经营射箭游戏,两人又花了四十元买了二十只箭,尝试古人射箭的游戏。只不过遗憾的是,无论是宋上诗还是米莎,射出的十只箭无一中了靶心,只能恨自己不具备此天赋了。

这时,又遇见一家鬼屋,其游戏是进屋听鬼故事,免费听八分钟,两人看看离歌剧开演还早,便又入内听鬼故事了。鬼屋里环境诡异,一排排古式桌子和古式凳子,一盏盏油灯微亮燃放着,墙上又有蜘蛛网,又有鬼道装饰物,那种鬼片气氛油然升起。服务员说,鬼故事开讲后,如果有人感到恐怖,只消把耳机摘下即可。然后鬼故事开讲了:某某地,某座客栈,某事故发生,此后客栈里时有鬼怪……

或许是宋上诗身为作家,对故事有特殊感情,这场游戏虽说惊悚,他倒从未取下过耳机,也未有停止聆听的想法。黑暗里,他听见脚踏地板的咯噔咯噔声,悬念迭生,其后一苍老的声音说话,渐渐有女鬼凄惨的叫声,以及凄怨的哭啼声,并且那些声音在耳边听来,时刻移转,像是真有鬼在背后移动着说话一样……

整场故事说得传神动听,令宋上诗听了有拍案赞赏的感觉,他为这荒谬感觉呵呵笑着,看到身边不少人拿出手机照亮,有的还取下耳机,似乎害怕,他就更笑个不停了……

“这个游戏我倒喜欢,感到故事好,仿佛身临其境……”宋上诗出了门后对米莎说。

“挺吓人的,不知待会歌剧演的怎么样?”米莎说。

歌剧叫“西施恋歌”,在千古情大剧院开演。宋上诗和米莎进入剧院,观众并不多,他们就坐在前排。歌剧开演,先有幕后视频播放春秋战国时,吴国与越国交战的场景,陈述越国兵败。随后歌剧开始,舞台上几十个人,演的是越王勾践被吴兵押着去吴国为奴的场景,其奴车庞大,勾践被绑在奴车上,旁边有为他哭着送行的百姓,另有一些披甲吴兵执鞭拿枪,作残忍状,其歌剧的人物及道具都还看得过去。歌剧继续演着,出现西施,在溪水边翩翩起舞,之后与范蠡相聚,说勾践已去吴国做奴的事,之后略微演了下西施在吴王前跳舞嬉戏的情节,就很快跳跃到,勾践复仇,攻打吴国的情节上了……

宋上诗和米莎出了剧院,已是四点半,回家之前,两人又逛了圈宋城,吃了两碗拉面,兴致盎然说笑着,这才经公交车和地铁回家。

晚上,宋上诗伏在电脑前写作,他要把今天的快乐,一一写入《英雄史诗》里。

他写到:主角古风自从邂逅了师妃暄化身刘正瑶,对她念念不忘,此后他遭m国超能学院高手追杀,蒙刘正瑶出手相救。他才知刘正瑶也懂特异功能,乃是印度佛宗的女传人,她所会的特异功能是大手印,能用手掌虚拟出一座山峰大的手印,攻击力极度强悍。超能学院已受外星人控制,欲夺取地球一切资源,对印度佛宗的圣灵之力一直垂涎贪婪着。所以刘正瑶与超能学院为敌,故而古风遇险,她便暴露身份,救了古风……之后的故事有些曲折,一外星人懂幻术,他制造了阴谋,陷害古风杀死佛宗宗主,从而刘正瑶与古风由友转敌,并且刘正瑶还追杀古风长达一年之久,直到,古风也学会幻术,改变了幻境,才使真相大白,又与刘正瑶化敌为友……其后两人谋划如何杀死那个会幻术的外星人,以报佛宗宗主被杀之仇,他俩联手,从超能学院开始追杀外星人,到月球,到火星,其间外星人屡用幻术,使两人思维错乱,忽敌忽友,在幻境里自相残杀,直至古风领悟幻术第九层境界,终于撕破外星人制造的谎言,使刘正瑶清醒,两人才联手杀了此外星恶魔……

这一段精彩的情节足足写了五千多字,当宋上诗写完,已是凌晨四点,他困倦的上床睡了。

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个不停。

宋上诗睁开眼睛,发现天光大亮,他从床边抓来裤子,取出手机,一看已经九点钟,电话显示的竟是米莎的号码。

“喂,米莎。”宋上诗按通手机说。

“宋上诗,你今天干什么了,怎么还不来学校?”米莎的声音说。

“噢,我还在睡觉呢,昨天写小说睡得晚。”

“别睡了,快来学校,我要带你看画展。”

“画展?什么画展呀?”

“呵呵,你来了就知道了,快来,我挂手机了。”

米莎说完,真的挂断了手机。

半小时后,宋上诗骑着车来到航海中学,他上了楼,心中还在疑问米莎要带他看什么画展。他步到教室门口,看到米莎仍穿他在昨日为她买的蓝色风衣,正在座位上,俯首看一本16开的大书。她表情沉静,安详,目光一动不动地凝视书本,像在观察什么东西。

宋上诗微微一笑,好奇米莎看的什么书,他走过去,才看见书上展示的是幅油画。画里一些莲花浮在光滑如镜的湖面上,绚烂又不失真实的色彩,赫然是莫奈的名画“睡莲”中的一幅。

米莎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了宋上诗一眼,但她并未立即说话,而是低头继续看“睡莲”。

宋上诗面朝米莎坐下,说:“你看的是莫奈的‘睡莲’。”

米莎复又抬头,抿嘴微笑说:“大作家,说说‘睡莲’有何了不起?”

“莫奈是我最尊重的画家之一,他从十岁开始绘画,一直画到老,他十五岁为自己的作品开出的价格是20法郎一幅,七十岁才成大名,他的一生历经挫折,流浪天涯,从不为不出名而放弃绘画,真正是为艺术过一生的人……”

米莎听了呵呵地笑,说:“你既然这么尊重莫奈,怎么能不去看他的画展呢!”

“你说今天带我去看画展,看的就是莫奈的?”宋上诗猜说。

“正是。”

米莎说着,俯头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宋上诗。

宋上诗接过册子,看见灰白色的封面上有幅莫奈留着大胡子的照片,其下写着“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四字。翻开宣传册,即见册子上印着几幅莫奈的油画,睡莲系列,教堂系列,印象日出……册子右下角印着介绍文字,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票价200元,在kc商场地下室展出……

“怎么样,入场票我已经买了两张。”米莎又手扬门票笑说。

“好啊,我们现在就去看。”宋上诗说。

两人这便欢笑着,各自拎着书包,离开教室。

米莎走路很自然,心里却在浮想,她与宋上诗已经正式恋爱,并是知己,她该把自己是大和人的事告诉他了。但她不想突凸的跟他说,让他震惊,不敢接受,这是她不想看到的。所以她得找个方式,委婉的暗示,使他若有若无的知道自己是大和人,然后说出真相,使他能够坦然接受。

因此,下了楼后,米莎便说:“我有私人轿车和司机,坐我的车去看画展吧。”

“好啊。”宋上诗简单的应诺,心里也起了想法,猜测米莎家究竟多富有。

两人各自浮想联翩的走着,绕过大楼,步过喷水池,就到了停车场。远远见到米莎那辆法拉利跑车停在中心,白色夺目,宋上诗觉得和米莎朝前走的线,正对准它,心里已有预感,这种白色车型该是米莎喜欢的,至于能是昂贵的法拉利牌的,米莎还有专用司机,也符合她的身份了。

此时,司机管野生正坐在驾驶座听歌,他一般都在放学后才站在车外等米莎的。忽然他一侧头,看到了车窗外逐渐走来的米莎,以及一个伴着米莎说笑的男学生。管野生略为吃惊,因为他从未看过米莎和谁个男生一起,还罕见的有说有笑,十分亲热的样子。管野生吃惊之余,记得自己的责任,立刻打开车门出去。

他站在车门旁,恭候米莎近前,露出一向的忠厚笑容说:“你好。”

米莎仍是嗯了一声,随着管野生拉开车门,她朝宋上诗微笑,示意宋上诗先入内,等宋上诗入内后,她才绕到车另一边,拉开车门入内。

此时管野生也坐在了驾驶座上。

“管野生,带我们去武林广场的Kc商场。”米莎在后对管野生说。

“是。”管野生应诺。

管野生这便开车驶出航海中学,一路上他听着宋上诗和米莎在后说笑,心里嘀咕的厉害。他虽是仆人,却也是大和人,深得米高信赖的跟随多年,所以不免想及米莎和宋上诗的关系,以及与伊东健的关系。他知道米高一心想凑合米莎与伊东健,假如老爷看到米莎与一个大陆少年谈恋爱,肯定会不高兴的……

车开了半小时,抵达武林广场,又找到Kc商场,米莎就和宋上诗一起出车了。

只见前方一大厦二楼有一屏幕,字是: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两人一入内,即见人群拥挤,足有百多人,都在候着入场。宋上诗和米莎挤入人群,排队买到门票,即在外面站着等候了。约莫等了两小时,才轮到两人得以入场。

此场“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分六个展厅,分别是“艺术人生的开始”、“莫奈与大师们,以及爱情”、“印象派,光的开始”、“光的创造,吉维尼”、“光之睡莲,艺术殿堂”、“特别展区”。

两人先走入“艺术人生的开始”展厅里,人很多,往往一幅画前围着十多个人,透过人头看到某幅画,想过去还得挤进去。但宽广的大厅里几无嚷声,观众们大多屏息静气,默默欣赏,他们中不乏画者,具有沉静观察事物的艺术细胞。

“艺术人生的开始”展厅里放的都是莫奈早期的作品,多是素描和漫画,据说莫奈15岁之前只会画漫画,只到后来在诺曼底海滩,他遇到了艺术家欧仁•不丹,受之良师益友,他才开始掌握油画技巧。

宋上诗走动着,欣赏一幅幅莫奈的木炭漫画,颇为钦佩,觉得这些莫奈少年画的漫画技法娴熟,毫不逊色于现在的自己,果然不愧为将一生献给绘画的大师呀!宋上诗自己擅长素描,对光和影的把握有一定境界,尤其擅长人物定位,所以他的鉴赏力还是不错的。他能看出,这些莫奈漫画虽然形式抽象,画里人都头大身小,五官夸张,但其给你感觉是什么时代的人,什么性格和表情,什么身份与行动的画法,还是很到位的。虽然这些漫画有些单一,没色彩,没大师气质,但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已很难得。

莫奈具有完美主义倾向。从他早期的漫画即可看出,他为把一幅画画好,是不会计较花费多少时间与心血的。这种现实风格,使他的画靠近相片的完整性,从而真实,现实,完美……不似某些画者乱涂乱画,尽量缩短时间完成一幅画,然后说那是某某流派,故意说得又神又玄,只为套钱……或许莫奈追求仿真写实的画法,也与照相机那时发明有关,因有了照片,大量画家得以通过临摹照片而获得绘画的至高境界,即一模一样。

宋上诗凝视一幅老人绅士漫画,那画里老人光着头,留长长的雪白大胡子,右手持一根手杖,他的整个头颅占身高的二分之一,鼻子夸张地大,眉毛粗耸,给你十分威严的感觉。这幅炭笔漫画画技已很娴熟,精确的定位,光和影的处理和谐,已初具莫奈后来对绘画的那种现实感觉了。

可能是年代久远,已很难搜集莫奈早期的画,所以这个展厅收藏的莫奈漫画不过十多幅,其它挂着的漫画,多为莫奈同一时期不知名画家所作。不过这不影响宋上诗赏画的心情,他也能从其它画作上,领略那一时代的漫画潮流。

在旁侧一块牌子上,宋上诗和米莎发现了一段介绍莫奈的话:莫奈成为印象派大师画家前,15岁因画木炭漫画小有名气,他给自己作品开出的价格是20法郎一副。1861年至1862年间,他在阿尔及利亚进行短暂的军旅生涯,画了相当多的素描,动物,植物,山坡流水,乡村景观,居民,骑骆驼的人,妇女和儿童,房屋和寺庙,市场和日常生活的景象……

“宋上诗,你画过那么多素描,自问和莫奈的漫画比如何?”米莎忽然说。

“我不如他吧,莫奈自小就是职业画家了,我则业余,还有这些漫画,某幅说不定还是莫奈十五岁之前画的,我那么小还画的不太像呢!”宋上诗实话实说。

“那你认为,素描技巧与境界都在哪?”米莎说。

“素描作为绘画的基本功,几乎每个大师年少时都学过,苦练过,否则很难画好后境界的油画那些。素描主要练定位,眼力,手力,反正无论画什么风格,只要能像照片一样完美,就成了。”宋上诗回答。

“那莫奈活到八十六岁,他在晚年渐成大名,他那境界喜欢画什么呢?”米莎又问。

“这我倒知道,传说莫奈晚年居于吉维尼,他造了一个花园,住在里面绘画。他喜欢把水、空气、意境结合,这样就产生了著名的睡莲组画。莫奈死前27年都住小花园里,依照花园景色,画了很多印象主义的油画……不知道这个画展有没睡莲?”宋上诗说。

“那我们去那个‘光之睡莲,艺术殿堂’展厅,看看有没睡莲,也见识莫奈晚年画什么。”米莎说。

两人走入‘光之睡莲,艺术殿堂’展厅,果然看到睡莲作品。那宽广平滑的墙上,一幅幅硕大的睡莲油画悬挂着,数了数,约有四十多幅。只不过这些睡莲组画,多是复印品,真正的真迹恐怕都被人以近亿人民币一幅的价格拍买去了。或许莫奈的睡莲是他一生的杰作,也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名画之一,导致此展厅人数之多,远超其它展厅。宋上诗和米莎一入展厅,便混入人堆,根本无法自由的走来走去,只能透过一个个人头远视油画。

“宋上诗,这里人太多了,我们不能想看哪幅就看哪幅,还是挑选一幅最喜欢的,挤进去看看吧。”米莎说。

“那幅‘r国桥’吧,它画的规模最大,心血最大,肯定值得我们仔细鉴赏的。”宋上诗指着前方说。

“好啊,远远看去,r国桥这幅画很大气,那一朵朵莲花,唯美唯幻,清澈泛光的湖面,莫奈很擅长用色彩。”米莎说。

“嗯,主要是光色用得好,所以真实。”宋上诗评价说。

两人顺着人群,慢慢往前走。

良久后,到了画前。仔细看,画里横亘一条苍老的桥,桥后是浓密树木,树叶和光都画出了;桥下是湖水,湖面泛着光色,以及阴影,真实得可以联想到湖里的鱼;很多莲花莲叶浮在湖面上,绚烂夺目,多样,细腻,构成艺术的美感;仿佛万籁俱寂、梦幻唯美的感觉……

“太美了,画得多么清澈的湖水,那么多沉睡的莲花。”米莎说。

“是呀,莫奈就住在这样的花园里,用他绘画的眼睛,感受一切唯美唯幻,这种风景,也算是对莫奈一生奉献艺术的最好慰藉了。”宋上诗说。

“宋上诗,那你想成为莫奈这样的画家么?”米莎问。

“怎么问这个呢,我现在想当作家,要有钱了,才有余暇研究绘画。”宋上诗说。

“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办个画展吧,我的画,你的画,一起放在画展上卖。”米莎说。

宋上诗听了很惊讶。办画展可是知名画家才可做的事,他们还年少,既无名气,也无实力,怎么够资格办画展呢!若真勉为其难办了画展,只怕卖不出一幅画,或卖不出实在的价格。所以,他是从没想过靠卖画谋生的,他平素喜欢绘画,画了很多素描人物,最近还学油画,但那纯粹是为兴趣而为。

所以他摇了摇头,叹气说:“画家都是死后才出名的,画,只有成为古董了,才有价值。”

“毕加索不是很年轻就出名的么,或许你我之间,有一个就是毕加索。”米莎微笑。

“毕加索,起码我不是。”宋上诗摇头,问:“你画的画,什么风格类型的?”

“超现实主义,我喜欢一幅画隐藏一个含义。”米莎说。

“我没看过你的画,不知道是否具有商业价值,但办画展,得租展厅,要花钱的。”宋上诗说。

“呵呵……你要怕浪费钱,那办画展的资金我一人出了。可好?”米莎笑说。

“你是心血来潮呢,还是真要办画展?”宋上诗凝视米莎。

“嗯,”米莎点了点头,又昂头,模拟不可一世的表情,说:“我要当毕加索。”

宋上诗噗嗤一笑,说:“如果明天你还决定要办,我就陪你干。”

米莎呵呵地笑,又说:“你不想见识我画的画么?”

“想啊,超现实主义,一定很有意思的。”宋上诗说。

米莎心想,是该带宋上诗回家玩了。她该找个机会告诉他真相了,自己是大和人,这样藏着瞒着很累。或许,等宋上诗看到家里一些象征大和的景物和人,他自然就体会了。她相信宋上诗是个理性的人,能体会自己的,他看待国界也不会像一般人那么人云亦云的幼稚。

因此她凝视着宋上诗,语气庄严地说:“我的画都藏在家里。我已决定了,现在就带你去我家玩,顺便把你介绍给我父亲认识。”

“好啊。”宋上诗爽快的说,毫不察觉米莎的复杂心事。

第十二章 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

《英雄史诗》法文版出版版税是一万欧元,宋上诗已得五千,预算如何使用它。先是买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家里的台式机太旧,也太配置落后了。其次要买很多书,凡在书店翻过多页的,喜欢的,都买来,前提是先买一个书柜。还要买一些衣服,首饰,鞋子,帽子一类的东西。买完这些,就可准备去哪旅游了。

现在,宋上诗和米莎一起,在他家的房间里,两人倚靠在墙壁上,正看着两名家具店的工人安装一个欧式仿古书柜。两人都很愉快,谈着届时拿到剩下的五千欧元,如何使用,是否该去趟西安兵马俑。

“米莎,你想去什么地方旅游?”宋上诗嗓音低沉地说。

他如今穿件韩版白色外套,敞开衣领,露出白色T恤,和一条十字架项链,腿上则是蓝色嘻哈裤,整个人十分有明星的感觉。事实上他这身打扮,也是米莎借鉴了世界歌王杰克逊一系列穿衣风格,为宋上诗特意打扮的。而整套服饰买下来,花了宋上诗八百元。

宋上诗也为米莎选了一套他喜欢的服饰,青蓝色棉布风衣,敞开衣领的套在身上,有一种很软,很大气的感觉。裤子比较宽松,因为宋上诗说,女人不该为性感而穿短裤,露出大腿太矫揉做作,反而不完美了。至于鞋子,任由米莎选,她喜欢穿鞋跟方正的粉色高筒靴子,这样既有豪爽气概,又有女人味的摩登。

“我想去游乐园,体验电影里那种乘坐悬挂过山车的快感。”米莎说。

“呵呵……”宋上诗笑得很怪异,“你从没坐过悬挂过山车么?”

“没。”

“哈哈……那真是一种死的感觉,我不知怎么说,反正很恐怖,我坐过一回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我想体验一下。”

“我知道你现在多好奇,就像我没坐过过山车之前,臆测的一样,但我不会拦阻你,或许尝试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评价过山车,起码很多旁人还说很刺激,很过瘾。”

“那说好了,等你把书柜和书搞定,我们就去坐过山车。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去过游乐园呢,我跟你说过的,我母亲早逝,父亲很少带我去玩……”

这时装修工人已把书柜安装完,他们问宋上诗可好,宋上诗过去推了推,检查螺丝,觉得没问题,就告诉两个工人可以走了。他把一个袋子拉至书柜旁,拉开链子,露出一大堆昨天买的书籍。宋上诗开始将书放入书柜,外国文学最上格,武侠小说中间格,宗教、历史、哲学、大陆文学放最下格……他每取出一本书,都看下封面和书名,动作很快的按分类放入书柜,那表情似很满足,就跟一个财迷数着钱一样。

良久过后,宋上诗把书放完,他退后到米莎旁边,心满意足的望着盛满书的书柜。

而这些书,有《百年孤独》、《唐吉可德》、《简爱》、《红与黑》这些外国名著,也有《圣经》、《m国历史》、《物种起源》这些知识读物,还有《神雕侠侣》、《大唐双龙传》、《萧十一郎》这些武侠小说……

“这个房间有了这些书,住在里头的人就像个作家了。”宋上诗满意的说。

“呵呵,”米莎笑了,“这些书你都看过没?”

“不一定,像这几部武侠小说,我都看完了,那些外国名著,有些我只在书店翻过几页,至于《圣经》这种,我还没多看,或许以后需要补充知识,再看吧。”

“你觉得外国名著和武侠小说的区别在哪?”

“这个问题很难说吧,”宋上诗思索说:“武侠小说写的是幻想,大多不符合逻辑,乱想的,所以难度低。外国名著写的是现实,要求作者思维成熟,才能把人物、故事、环境写得真实,所以难度很高。我之所以从读武侠小说跨越到读外国文学,多半是想看更为真实的世界吧。”

“这和绘画一样呀,画得真实就好,画得虚假就差。”

“嗯,差不多就这样。”

……

两人随意聊着,又说到车奇上了,因为他俩都有一星期没见车奇人了。

“说来挺奇怪的,为什么车奇连续一个星期没来上学了,他是不是生我们的气,怪我们不陪他参加音乐会?”米莎说。

“应该不是这样吧,车奇似乎有些喜欢你。”宋上诗说。

“喜欢是幼稚的,爱是成熟的,车奇就像一只招摇的蝴蝶,成天在班里女同学里飞来飞去,他不理解什么叫心心相映,白头到老。”米莎说。

“要不,等车奇来学校,我们就坦白告诉他吧,我们正式恋爱了。”宋上诗说。

“嗯,这样也好。”米莎说。

……

最后两人说到游乐场上。

“我在电视里看到那些乘坐悬挂过山车的人,都在尖叫,是不是真的很刺激?”米莎说。

“呵呵,他们只是花了钱,所以叫几下过瘾而已。”宋上诗笑说。

“游乐场除了悬挂过山车,还有别的什么节目?”

“还有雨神之锤,这游戏比过山车好些,虽然也很恐怖,但不至于让人难受。其它还有碰碰车啊,旋转的木马呀,海盗船呀……”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好呀,”宋上诗故作哨叫说:“带你去体验死神之吻。”

两人欢叫着离开房间,在外路上乘公交车和地铁去往萧山的宋城杭州乐园。

当天中午,宋上诗带米莎来到萧山的杭州乐园。两人买了门票后,入内先经过一个仿宋朝小街市,过了一个城门,抵达空旷场地,就能看到悬挂过山车和雨神之锤了。

此时,雨神之锤游戏正在运行,锤上坐满人,随着游戏锤荡高几十米,再重重落下,几十个游戏者疯狂的尖叫着……

另一边,是悬挂过山车那在空中歪来扭去的轨道,此时游戏尚未开始,底下却有近百人在那排队。

“呵呵……”米莎开心的笑着,说:“看他们在天上飞来飞去,尖叫着,应该很好玩呀!”

“笑吧,等会你就知道什么感觉了。”宋上诗忍住笑说。

“那我们先玩过山车。”米莎说。

“好,我们去排队。”宋上诗说。

宋上诗这便带着米莎进入过山车的排队轨道,当他站在后排,望着前头近百个人的待候队伍,像看一整排去赴死亡的傻瓜。他倍觉荒谬,为创造这个游戏的疯狂人而笑,而若非要陪米莎,他真不会再碰这种游戏。

事实上后来米莎也觉这游戏太过疯狂,人在座位上,过山车以飞快的速度悬空滑行,轨道忽上忽下,绕来绕去,给你已经死亡的感觉。最恐怖的是,因为人在高空旋飞,重力不一,肚子里更是翻江倒海,体验死神之吻的同时还尝试肉体的痛苦,简直叫人只想停止。

后来的雨神之锤倒要好些,同样是悬空飞荡,但不会让你体验在空中转来射去的恐怖,而是体验到一种飞翔的快感。随着雨神之锤高高荡起,身体轻了,看到蓝天白云,如入梦境,只不过身体总摆脱不了要脱离座位的恐怖感,而这正是驱使宋上诗只想停止的原因。

或者,有理智的人不会喜欢这种让自己体验要死的感觉的,那些人在尖叫,要么是为花钱,要么是不具备分析害怕死亡的理智。

“的确很恐怖,坐在上面老是怕座位出事故,害怕就此死了。”米莎说。

宋上诗呵呵笑个不停,说:“是不是有种被某个发明家愚弄的感觉?”

接下来继续玩的游戏就温和多了。玩碰碰车已无危险的感觉,一个人开着一辆车,不停的碰别人的车,挺有快感,所以两人都在不停地笑。骑旋转的木马时,更是份外惬意,木马起伏旋转,骑在上面多少能体验到真正骑马的感觉。后来两人还乘了海盗船,体验船身随海浪起伏跌荡的感觉,也颇刺激,只不过下船后,多少有些晕船作呕的感觉。

杭州乐园很大,两人一边看游戏一边走,路上有不少饰品店铺和吃的店铺,宋上诗买了两瓶咖啡,这时看见路边有家3D电影店。进去后,才知道要看3D电影须另外付费20元,宋上诗付了钱,两人又得以体验一边看3D电影一边打枪的乐趣了。他们玩的是个深海作战的游戏,随视频潜伏海底,椅子会动,一边看海底世界,一边射击打妖怪。这个游戏让米莎玩得直叫,好像真去战场一样。

出了电影店,继续前行,看到的是一片杂乱的建筑区,一扇圆拱门上写着“逃离密室”四字,通过圆拱门则见里面装饰诡异,贴着很多又是骷髅,又是狂人的图像。其游戏规则是,选择一个密室入内,在不破坏房屋物品的情况下逃出密室。两人毫不犹豫地选择玩这个游戏,选的是“杀人狂”,体验后颇感失望,因为游戏设计的逃离过程不符合逻辑,比如一扇关着的门,有个锁锁着,正常的逻辑是如何找到钥匙开门,但游戏却设计为让玩家摆动机关开门。总之其破案情节设计得不是靠智商破解的,而像是用运气破解的。

离开“逃离密室”游戏后,听服务员说,四点钟在宋城剧院有场免费剧场看。宋上诗说还没看过歌剧,米莎也喜欢,两人这便回返宋城。此时尚在三点多,两人便在宋城四处逛,路过一些财神庙、古装店、古董店等等的古式房屋,这时遇见有家店经营射箭游戏,两人又花了四十元买了二十只箭,尝试古人射箭的游戏。只不过遗憾的是,无论是宋上诗还是米莎,射出的十只箭无一中了靶心,只能恨自己不具备此天赋了。

这时,又遇见一家鬼屋,其游戏是进屋听鬼故事,免费听八分钟,两人看看离歌剧开演还早,便又入内听鬼故事了。鬼屋里环境诡异,一排排古式桌子和古式凳子,一盏盏油灯微亮燃放着,墙上又有蜘蛛网,又有鬼道装饰物,那种鬼片气氛油然升起。服务员说,鬼故事开讲后,如果有人感到恐怖,只消把耳机摘下即可。然后鬼故事开讲了:某某地,某座客栈,某事故发生,此后客栈里时有鬼怪……

或许是宋上诗身为作家,对故事有特殊感情,这场游戏虽说惊悚,他倒从未取下过耳机,也未有停止聆听的想法。黑暗里,他听见脚踏地板的咯噔咯噔声,悬念迭生,其后一苍老的声音说话,渐渐有女鬼凄惨的叫声,以及凄怨的哭啼声,并且那些声音在耳边听来,时刻移转,像是真有鬼在背后移动着说话一样……

整场故事说得传神动听,令宋上诗听了有拍案赞赏的感觉,他为这荒谬感觉呵呵笑着,看到身边不少人拿出手机照亮,有的还取下耳机,似乎害怕,他就更笑个不停了……

“这个游戏我倒喜欢,感到故事好,仿佛身临其境……”宋上诗出了门后对米莎说。

“挺吓人的,不知待会歌剧演的怎么样?”米莎说。

歌剧叫“西施恋歌”,在千古情大剧院开演。宋上诗和米莎进入剧院,观众并不多,他们就坐在前排。歌剧开演,先有幕后视频播放春秋战国时,吴国与越国交战的场景,陈述越国兵败。随后歌剧开始,舞台上几十个人,演的是越王勾践被吴兵押着去吴国为奴的场景,其奴车庞大,勾践被绑在奴车上,旁边有为他哭着送行的百姓,另有一些披甲吴兵执鞭拿枪,作残忍状,其歌剧的人物及道具都还看得过去。歌剧继续演着,出现西施,在溪水边翩翩起舞,之后与范蠡相聚,说勾践已去吴国做奴的事,之后略微演了下西施在吴王前跳舞嬉戏的情节,就很快跳跃到,勾践复仇,攻打吴国的情节上了……

宋上诗和米莎出了剧院,已是四点半,回家之前,两人又逛了圈宋城,吃了两碗拉面,兴致盎然说笑着,这才经公交车和地铁回家。

晚上,宋上诗伏在电脑前写作,他要把今天的快乐,一一写入《英雄史诗》里。

他写到:主角古风自从邂逅了师妃暄化身刘正瑶,对她念念不忘,此后他遭m国超能学院高手追杀,蒙刘正瑶出手相救。他才知刘正瑶也懂特异功能,乃是印度佛宗的女传人,她所会的特异功能是大手印,能用手掌虚拟出一座山峰大的手印,攻击力极度强悍。超能学院已受外星人控制,欲夺取地球一切资源,对印度佛宗的圣灵之力一直垂涎贪婪着。所以刘正瑶与超能学院为敌,故而古风遇险,她便暴露身份,救了古风……之后的故事有些曲折,一外星人懂幻术,他制造了阴谋,陷害古风杀死佛宗宗主,从而刘正瑶与古风由友转敌,并且刘正瑶还追杀古风长达一年之久,直到,古风也学会幻术,改变了幻境,才使真相大白,又与刘正瑶化敌为友……其后两人谋划如何杀死那个会幻术的外星人,以报佛宗宗主被杀之仇,他俩联手,从超能学院开始追杀外星人,到月球,到火星,其间外星人屡用幻术,使两人思维错乱,忽敌忽友,在幻境里自相残杀,直至古风领悟幻术第九层境界,终于撕破外星人制造的谎言,使刘正瑶清醒,两人才联手杀了此外星恶魔……

这一段精彩的情节足足写了五千多字,当宋上诗写完,已是凌晨四点,他困倦的上床睡了。

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个不停。

宋上诗睁开眼睛,发现天光大亮,他从床边抓来裤子,取出手机,一看已经九点钟,电话显示的竟是米莎的号码。

“喂,米莎。”宋上诗按通手机说。

“宋上诗,你今天干什么了,怎么还不来学校?”米莎的声音说。

“噢,我还在睡觉呢,昨天写小说睡得晚。”

“别睡了,快来学校,我要带你看画展。”

“画展?什么画展呀?”

“呵呵,你来了就知道了,快来,我挂手机了。”

米莎说完,真的挂断了手机。

半小时后,宋上诗骑着车来到航海中学,他上了楼,心中还在疑问米莎要带他看什么画展。他步到教室门口,看到米莎仍穿他在昨日为她买的蓝色风衣,正在座位上,俯首看一本16开的大书。她表情沉静,安详,目光一动不动地凝视书本,像在观察什么东西。

宋上诗微微一笑,好奇米莎看的什么书,他走过去,才看见书上展示的是幅油画。画里一些莲花浮在光滑如镜的湖面上,绚烂又不失真实的色彩,赫然是莫奈的名画“睡莲”中的一幅。

米莎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了宋上诗一眼,但她并未立即说话,而是低头继续看“睡莲”。

宋上诗面朝米莎坐下,说:“你看的是莫奈的‘睡莲’。”

米莎复又抬头,抿嘴微笑说:“大作家,说说‘睡莲’有何了不起?”

“莫奈是我最尊重的画家之一,他从十岁开始绘画,一直画到老,他十五岁为自己的作品开出的价格是20法郎一幅,七十岁才成大名,他的一生历经挫折,流浪天涯,从不为不出名而放弃绘画,真正是为艺术过一生的人……”

米莎听了呵呵地笑,说:“你既然这么尊重莫奈,怎么能不去看他的画展呢!”

“你说今天带我去看画展,看的就是莫奈的?”宋上诗猜说。

“正是。”

米莎说着,俯头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宋上诗。

宋上诗接过册子,看见灰白色的封面上有幅莫奈留着大胡子的照片,其下写着“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四字。翻开宣传册,即见册子上印着几幅莫奈的油画,睡莲系列,教堂系列,印象日出……册子右下角印着介绍文字,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票价200元,在kc商场地下室展出……

“怎么样,入场票我已经买了两张。”米莎又手扬门票笑说。

“好啊,我们现在就去看。”宋上诗说。

两人这便欢笑着,各自拎着书包,离开教室。

米莎走路很自然,心里却在浮想,她与宋上诗已经正式恋爱,并是知己,她该把自己是大和人的事告诉他了。但她不想突凸的跟他说,让他震惊,不敢接受,这是她不想看到的。所以她得找个方式,委婉的暗示,使他若有若无的知道自己是大和人,然后说出真相,使他能够坦然接受。

因此,下了楼后,米莎便说:“我有私人轿车和司机,坐我的车去看画展吧。”

“好啊。”宋上诗简单的应诺,心里也起了想法,猜测米莎家究竟多富有。

两人各自浮想联翩的走着,绕过大楼,步过喷水池,就到了停车场。远远见到米莎那辆法拉利跑车停在中心,白色夺目,宋上诗觉得和米莎朝前走的线,正对准它,心里已有预感,这种白色车型该是米莎喜欢的,至于能是昂贵的法拉利牌的,米莎还有专用司机,也符合她的身份了。

此时,司机管野生正坐在驾驶座听歌,他一般都在放学后才站在车外等米莎的。忽然他一侧头,看到了车窗外逐渐走来的米莎,以及一个伴着米莎说笑的男学生。管野生略为吃惊,因为他从未看过米莎和谁个男生一起,还罕见的有说有笑,十分亲热的样子。管野生吃惊之余,记得自己的责任,立刻打开车门出去。

他站在车门旁,恭候米莎近前,露出一向的忠厚笑容说:“你好。”

米莎仍是嗯了一声,随着管野生拉开车门,她朝宋上诗微笑,示意宋上诗先入内,等宋上诗入内后,她才绕到车另一边,拉开车门入内。

此时管野生也坐在了驾驶座上。

“管野生,带我们去武林广场的Kc商场。”米莎在后对管野生说。

“是。”管野生应诺。

管野生这便开车驶出航海中学,一路上他听着宋上诗和米莎在后说笑,心里嘀咕的厉害。他虽是仆人,却也是大和人,深得米高信赖的跟随多年,所以不免想及米莎和宋上诗的关系,以及与伊东健的关系。他知道米高一心想凑合米莎与伊东健,假如老爷看到米莎与一个大陆少年谈恋爱,肯定会不高兴的……

车开了半小时,抵达武林广场,又找到Kc商场,米莎就和宋上诗一起出车了。

只见前方一大厦二楼有一屏幕,字是: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两人一入内,即见人群拥挤,足有百多人,都在候着入场。宋上诗和米莎挤入人群,排队买到门票,即在外面站着等候了。约莫等了两小时,才轮到两人得以入场。

此场“印象派大师,莫奈画展”分六个展厅,分别是“艺术人生的开始”、“莫奈与大师们,以及爱情”、“印象派,光的开始”、“光的创造,吉维尼”、“光之睡莲,艺术殿堂”、“特别展区”。

两人先走入“艺术人生的开始”展厅里,人很多,往往一幅画前围着十多个人,透过人头看到某幅画,想过去还得挤进去。但宽广的大厅里几无嚷声,观众们大多屏息静气,默默欣赏,他们中不乏画者,具有沉静观察事物的艺术细胞。

“艺术人生的开始”展厅里放的都是莫奈早期的作品,多是素描和漫画,据说莫奈15岁之前只会画漫画,只到后来在诺曼底海滩,他遇到了艺术家欧仁•不丹,受之良师益友,他才开始掌握油画技巧。

宋上诗走动着,欣赏一幅幅莫奈的木炭漫画,颇为钦佩,觉得这些莫奈少年画的漫画技法娴熟,毫不逊色于现在的自己,果然不愧为将一生献给绘画的大师呀!宋上诗自己擅长素描,对光和影的把握有一定境界,尤其擅长人物定位,所以他的鉴赏力还是不错的。他能看出,这些莫奈漫画虽然形式抽象,画里人都头大身小,五官夸张,但其给你感觉是什么时代的人,什么性格和表情,什么身份与行动的画法,还是很到位的。虽然这些漫画有些单一,没色彩,没大师气质,但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已很难得。

莫奈具有完美主义倾向。从他早期的漫画即可看出,他为把一幅画画好,是不会计较花费多少时间与心血的。这种现实风格,使他的画靠近相片的完整性,从而真实,现实,完美……不似某些画者乱涂乱画,尽量缩短时间完成一幅画,然后说那是某某流派,故意说得又神又玄,只为套钱……或许莫奈追求仿真写实的画法,也与照相机那时发明有关,因有了照片,大量画家得以通过临摹照片而获得绘画的至高境界,即一模一样。

宋上诗凝视一幅老人绅士漫画,那画里老人光着头,留长长的雪白大胡子,右手持一根手杖,他的整个头颅占身高的二分之一,鼻子夸张地大,眉毛粗耸,给你十分威严的感觉。这幅炭笔漫画画技已很娴熟,精确的定位,光和影的处理和谐,已初具莫奈后来对绘画的那种现实感觉了。

可能是年代久远,已很难搜集莫奈早期的画,所以这个展厅收藏的莫奈漫画不过十多幅,其它挂着的漫画,多为莫奈同一时期不知名画家所作。不过这不影响宋上诗赏画的心情,他也能从其它画作上,领略那一时代的漫画潮流。

在旁侧一块牌子上,宋上诗和米莎发现了一段介绍莫奈的话:莫奈成为印象派大师画家前,15岁因画木炭漫画小有名气,他给自己作品开出的价格是20法郎一副。1861年至1862年间,他在阿尔及利亚进行短暂的军旅生涯,画了相当多的素描,动物,植物,山坡流水,乡村景观,居民,骑骆驼的人,妇女和儿童,房屋和寺庙,市场和日常生活的景象……

“宋上诗,你画过那么多素描,自问和莫奈的漫画比如何?”米莎忽然说。

“我不如他吧,莫奈自小就是职业画家了,我则业余,还有这些漫画,某幅说不定还是莫奈十五岁之前画的,我那么小还画的不太像呢!”宋上诗实话实说。

“那你认为,素描技巧与境界都在哪?”米莎说。

“素描作为绘画的基本功,几乎每个大师年少时都学过,苦练过,否则很难画好后境界的油画那些。素描主要练定位,眼力,手力,反正无论画什么风格,只要能像照片一样完美,就成了。”宋上诗回答。

“那莫奈活到八十六岁,他在晚年渐成大名,他那境界喜欢画什么呢?”米莎又问。

“这我倒知道,传说莫奈晚年居于吉维尼,他造了一个花园,住在里面绘画。他喜欢把水、空气、意境结合,这样就产生了著名的睡莲组画。莫奈死前27年都住小花园里,依照花园景色,画了很多印象主义的油画……不知道这个画展有没睡莲?”宋上诗说。

“那我们去那个‘光之睡莲,艺术殿堂’展厅,看看有没睡莲,也见识莫奈晚年画什么。”米莎说。

两人走入‘光之睡莲,艺术殿堂’展厅,果然看到睡莲作品。那宽广平滑的墙上,一幅幅硕大的睡莲油画悬挂着,数了数,约有四十多幅。只不过这些睡莲组画,多是复印品,真正的真迹恐怕都被人以近亿人民币一幅的价格拍买去了。或许莫奈的睡莲是他一生的杰作,也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名画之一,导致此展厅人数之多,远超其它展厅。宋上诗和米莎一入展厅,便混入人堆,根本无法自由的走来走去,只能透过一个个人头远视油画。

“宋上诗,这里人太多了,我们不能想看哪幅就看哪幅,还是挑选一幅最喜欢的,挤进去看看吧。”米莎说。

“那幅‘r国桥’吧,它画的规模最大,心血最大,肯定值得我们仔细鉴赏的。”宋上诗指着前方说。

“好啊,远远看去,r国桥这幅画很大气,那一朵朵莲花,唯美唯幻,清澈泛光的湖面,莫奈很擅长用色彩。”米莎说。

“嗯,主要是光色用得好,所以真实。”宋上诗评价说。

两人顺着人群,慢慢往前走。

良久后,到了画前。仔细看,画里横亘一条苍老的桥,桥后是浓密树木,树叶和光都画出了;桥下是湖水,湖面泛着光色,以及阴影,真实得可以联想到湖里的鱼;很多莲花莲叶浮在湖面上,绚烂夺目,多样,细腻,构成艺术的美感;仿佛万籁俱寂、梦幻唯美的感觉……

“太美了,画得多么清澈的湖水,那么多沉睡的莲花。”米莎说。

“是呀,莫奈就住在这样的花园里,用他绘画的眼睛,感受一切唯美唯幻,这种风景,也算是对莫奈一生奉献艺术的最好慰藉了。”宋上诗说。

“宋上诗,那你想成为莫奈这样的画家么?”米莎问。

“怎么问这个呢,我现在想当作家,要有钱了,才有余暇研究绘画。”宋上诗说。

“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办个画展吧,我的画,你的画,一起放在画展上卖。”米莎说。

宋上诗听了很惊讶。办画展可是知名画家才可做的事,他们还年少,既无名气,也无实力,怎么够资格办画展呢!若真勉为其难办了画展,只怕卖不出一幅画,或卖不出实在的价格。所以,他是从没想过靠卖画谋生的,他平素喜欢绘画,画了很多素描人物,最近还学油画,但那纯粹是为兴趣而为。

所以他摇了摇头,叹气说:“画家都是死后才出名的,画,只有成为古董了,才有价值。”

“毕加索不是很年轻就出名的么,或许你我之间,有一个就是毕加索。”米莎微笑。

“毕加索,起码我不是。”宋上诗摇头,问:“你画的画,什么风格类型的?”

“超现实主义,我喜欢一幅画隐藏一个含义。”米莎说。

“我没看过你的画,不知道是否具有商业价值,但办画展,得租展厅,要花钱的。”宋上诗说。

“呵呵……你要怕浪费钱,那办画展的资金我一人出了。可好?”米莎笑说。

“你是心血来潮呢,还是真要办画展?”宋上诗凝视米莎。

“嗯,”米莎点了点头,又昂头,模拟不可一世的表情,说:“我要当毕加索。”

宋上诗噗嗤一笑,说:“如果明天你还决定要办,我就陪你干。”

米莎呵呵地笑,又说:“你不想见识我画的画么?”

“想啊,超现实主义,一定很有意思的。”宋上诗说。

米莎心想,是该带宋上诗回家玩了。她该找个机会告诉他真相了,自己是大和人,这样藏着瞒着很累。或许,等宋上诗看到家里一些象征大和的景物和人,他自然就体会了。她相信宋上诗是个理性的人,能体会自己的,他看待国界也不会像一般人那么人云亦云的幼稚。

因此她凝视着宋上诗,语气庄严地说:“我的画都藏在家里。我已决定了,现在就带你去我家玩,顺便把你介绍给我父亲认识。”

“好啊。”宋上诗爽快的说,毫不察觉米莎的复杂心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