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20:10:49

活了十六年,我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当然,对于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那肯定是……很开心啊!

“我我我我……那个……我……”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紫菱小师虽然和我同岁,但是长得身材太小仿佛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看着这女孩我有点狗咬刺猬没处下嘴的感觉。

太有犯罪感了!

而看着我的目光,紫菱小师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皱着眉头狠狠敲了敲床板:“你想哪里去了?我才不会和你干这种事呢!”

“啊?”这下子轮到我傻逼了。

“我只是你的……你的……使女,根本轮不到和现在和你做这种事!你现在先要找到真正是你妻子的那个人!那个人呢现在还没出现呢!”紫菱小师摇头说道。

“真正是我妻子?什么意思?”

紫菱小师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身份太不寻常,就算是你母亲也都是我母亲根本无法相比的,所以我只能做你的使女,而你真正的老婆现在还没出现,我不能在她出现之前就把身子给你!”

“那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我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了解,我在我娘哪里听到过一个关于你的称呼。”

“什么称呼?”

紫菱小师一字一顿的看着我说道:“我娘说:你才是这一代的守阴人。”

守阴人。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这个称呼到底有什么意义,又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总之好像你父亲也是一个守阴人,而现在又轮到你了而已。”

挠了挠头,我也不懂,只好先不管别的,休息吧。

“这个十段锦到底有什么用啊?”我看着那床大被子问道。

紫菱小师把房间的空调先打开了,然后对我说道;“这十段锦是我们道观的一件至宝,专门修炼心术和神术的。我娘告诉过我:我们学习道术的人首要的要求就是必须要‘净’,而这十段锦就是专门起这个作用的。

道家的要求是‘净’,这并不是说打扫干净卫生之类,而是要屏除自己的杂念和各种想法。在道教最基础的八大神咒之中,和净有关的就有四个,分别为《净心神咒》、《净口神咒》、《净身神咒》以及《净天地咒》,而道教的修炼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排除体内废物和杂念,让自己不断净化,最终达到和万物为一体境界。

“在你睡觉的时候,是邪祟和想法最容易入体的时候,而只要用这十段锦睡觉,就不会有任何邪祟近身入体,能让人修炼的速度大大加快,你说这是不是好东西?”

我点点头,但是还是不太明白:你说是好东西就好东西吧!

“好了,我们可以睡觉了,我先教你睡觉时候的修炼方法。但是你记住:现在千万别对我有哪方面的想法!”

看着紫菱小师一脸的警惕,我也有些无语:“到底要怎么做啊?”

紫菱小师和我并排躺在了床上,然后把那个十段锦盖在了身上,开始了我们的‘修炼’。

这是第一次,我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躺在一张床上,还盖着一条被子。

紫菱小师很郑重其事的把那一身的高中生校服给脱掉,然后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上面是个类似抹胸一样的东西,下面则是一个平角,全部都是纯白色,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非常的保守。但是即使是这样,也让我感觉面红耳赤。

并且通过这样我也近距离的观察到了:这女孩虽然身材那么娇小,但是该大该小,该有该没有的一样都不缺。

看到了我在看她,紫菱小师也是面红耳赤的;“你看什么看耶?”

我哭笑不得:“这个……那我是看好还是不看好啊?”

“反正……迟早都你的耶!”紫菱小师无奈的探口气,双脚并拢抱着自己两只脚,然后把脸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中,看起来非常可怜。

看到她那痛苦的模样,我不禁脱口而出:“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不愿意啊?我不会勉强你的。”

“那不是你勉强不勉强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要……必须要你要的问题!”紫菱小师唉声叹气的看着我说道:“如果我不给你,我的脸就会变得和我娘一样了。”

“和你娘一样?这是什么道理?”

刘寅生那张脸不但丑,而且还透露出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一个女人长成这样真的是让人非常的遗憾,非常的让人同情。

“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据说是在很久远的年代,你们家族似乎对我们家族有什么恩情,所以我们家族的女人世世代代都应该是你们家族的使女,如果没有遇到你们家族的人的话,从20岁开始,脸部就会开始变化,并且还会伴随着各种很可怕的痛苦。我娘年轻时候可漂亮了!比我现在还漂亮,后来却长成了这个样子……”

紫菱小师抱着自己的脚,然后又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我很同情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也别多想了,自从学道我就明白了:有人的一辈子就是这个命,没办法。好了,我们还是开始修炼吧。”

说着,紫菱小师直接坐在了我身边,看了看我之后说道:“你也脱到和我一样就好了。”

我有点挠头:“那……然后呢?”

“双修耶!”

一听这三个字,我就感觉脑子里一下子钻出了无数念头。

“按照洞玄子三十六式就好耶。但是你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基础,所以现在还不用……那样……”说道这里紫菱小师脸已经红的说不下去了。

“那到底是?”

“总之,照我说的做耶!”

没办法,把该脱下来的弄好,然后和紫菱小师一起躺在了那条‘十段锦’里面。

我们是并排躺在一起的,把被子盖好之后,我就感觉紫菱小师一下子就爬到了我的身上!

“别动!我摆好姿势!我们需要把身上的几个穴位对准。然后你开始和昨天一样吸取天地灵气,别的就不用管了。”

身上躺着一个娇小的女孩,然后我感觉她伸开双手和双脚,分别用双手的手心和我手心相对,接着双脚用后跟踩着我的脚面(她太矮了,只能踩住我的脚面)然后把脸放在了我的胸口。

“好了。心无杂念耶!开始!”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姿势让我感觉有些不太适应,虽然身上躺着一个紫菱小师,但是她实在是体态娇小体重很轻,过了一会儿我几乎都感觉不到她的重量了。

闭上眼睛,我又开始了那种探索吸收天地灵气的过程。

缓缓的,缓缓的,我正在集中精力感受什么的时候,意识却开始渐渐的模糊……

就在我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时候,突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然后看了看四周。

我发现我居然站在一个挺陌生的地方?

正在脑子转不过弯来的时候,突然从远处,我能看到有三个人渐渐的走了过来。

我转身看了看四周,发现远处似乎有些房子,仔细想了想我才想起来:这里应该是益民村的村北。

然后,那三个人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赫然发现:第一个人是我的父亲!

和十二年前一模一样,我父亲非常的高大威武,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化,穿着他平时喜欢穿的一身务农服装,脚上还踩着一双筒靴,正在走过来。

而他的身边,有一个长相非常美丽的女人跟在他身边,另外还有一个大概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孩。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白纱裙一样的古装,看起来像是那种古代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头发用一根金钗插在头顶上,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五官完全可以用眉目如画来形容,美丽到了几乎挑不出任何细节上的缺陷的地步。

不过她并没有笑,而是看起来仿佛有些不高兴一样,一脸淡然。

然后,我父亲还牵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那个女孩并不是紫菱小师那种小巧类型的,身材很正常比我矮一些,那张脸能很明显的看出来和第一个女人有亲戚关系,但是说他们是母女我总觉得年龄相差仿佛并不大,说是姐妹反而比较合适一些。

三个人就那么向着这边走来,然后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爹一只手牵着那个女人,另外一只手牵着另外一个女孩,似乎一直在很高兴的给她们说什么。

但是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淡然,并没有回答我爹的话。

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切:这不是酒爷爷给我说的,见到了我爹的情景吗?

完全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能继续吃惊的看着我爹和那两个女人走到了我面前。

到了跟前,我爹似乎看见我了,直接停了下来,然后两个女人也看着我。

我爹似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我之后,笑着对我说到:“这个是我和前妻生的孩子。”

那两个女人听了这话,没有任何的表示。

“小子,回去告诉你娘:我已经有别的老婆孩子了,不想要你,也不想要你娘了。”

第三十章、梦中

活了十六年,我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当然,对于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那肯定是……很开心啊! “我我我我……那个……我……”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