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2:00:04

因为我是一直低着头,所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鞋子。

那双运动鞋上面沾满了血污,脸上、身上也都是鲜血。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鲜血还是刚沾上去的,鲜血顺着裤脚还在往下滴着,像水滴似的滴落在地板上。

我看得一愣,连忙抬头看了看人。

那张脸上也是鲜血一片,血液还在顺着她精致的脸蛋往下滑着,一张冷冰冰的脸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黑天鹅一般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却又像是个杀人狂魔似的令人颤栗。

大家都没说话,仿佛是看多了血腥已经麻木了。只有我一个人傻呆呆地看着那少女。

身上鲜血淋漓的少女是韩青,除了她以外也不会有人会有这种特殊的气质。

她的手上还拿着把刀,身上大大小小全是伤口和鲜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内屋中只有水仙那三姐妹在里面,韩青一身的鲜血显然是刚杀了人的样子,难不成……

“解决完了。”韩青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我的目光绕开她的双腿,偷偷摸摸往里瞅着。内屋中有两个人横躺在地上,隐约着我看见衣服被划破了,本来她们的工作也特殊,穿的衣服也特别薄,被利器一划便是皮开肉绽。白花花的一片肌肤上全是猩红色的血液。

我勒个擦,我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了。我总觉得好像我错过了不少的事情,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样了,包括我身边的人全都变了。

想着想着,我竟然觉得全身发凉。

韩青的心,比我想象中更狠。

我在一旁傻得说不出话来。雷霆递过去一张新的毛巾,看起来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只是之前我没有注意到。韩青接过毛巾便给自己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胡乱抹了一把脸便又开始擦着衣服上的血。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从服装上来看是水仙和茶花,那么三姐妹中只剩下了颖儿一个人。

照理来说,颖儿现在应该怕得要命才对,一个女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能有多大?更何况其实她也比我们这些人高中生大不了多少岁,看见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现在应该早就惊声尖叫起来了。可是现在除了毛巾磨蹭着衣服的声音,以及我们几个人的呼吸声,我再也没听见第三个声音。

颖儿是被吓傻了么。

孙祺圣问她最小的那个颖儿呢,怎么没听见她的声音。韩青说颖儿已经被她用东西塞住了嘴巴,说不出来话,没动她。

“韩青……你……你真把她们杀啦?”我说起话来声音都有些抖,“你怎么这么冷血,说杀就杀啊。”

“木头哥,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解释不清。”韩青说着又拿毛巾擦拭着手里的刀,“你可以问问大圣和二爷他们,雷叔也知道怎么回事。”

“……”

“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韩青随便拿了个塑料口袋,装上一些干粮和水就准备走。我又是懵了一下,愣了足足有三四秒才大叫着问她要去哪里。韩青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我去车上凑合一晚上,明天你们如果要出去的话就跟我说一声。”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靠,合着一帮人都知道情况,就老子一个人昏迷了这么久像个傻逼一样啥也不知道了?

之前就被雷霆硬生生地给一巴掌砸晕了,再加上凌晨被那三姐妹用什么东西砸了脑袋,现在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所以这一次晕的久了些,基本上可以算作我睡了一觉,而且时间还不短。

从白天睡到晚上,最起码都睡了四五个小时。

也就短短几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打从内心地不相信他们说的韩青想要杀了关乔羽或者……我,也不相信韩青是个杀人狂会去杀了水仙和茶花,我更能接受的事实是韩青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我不知道我是以怎样的神情看着他们四个,因为我心里什么感觉都有。我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只是骗骗我,我也会信。

我已经失去了叶苏,我不想再失去一个我像是对待妹妹一般对待的朋友。

我现在的心态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只要是恋人所说的话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哪怕那谎言撒得再蹩脚我也会想办法圆回来。

但是没有,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来和我解释。

抽烟的抽烟,沉默的沉默,还有人咔嚓咔嚓吃着薯片的。

此时,我仿佛成了局外人。我甚至有一种拿点东西走,和韩青在外面露宿一晚的冲动。

我难道不是队伍里的人吗,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瞒着我?

咔嚓一声,孙祺圣又吃了一片薯片。我幽怨地看着他,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后一脸不舍地把薯片递给了我,“吃吗?”

“……吃你妈逼啊。”我都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他怎么还有心情吃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是询问,而是质问。

我这语气像极了警察在审问犯人,也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小女生在审问男朋友为什么要和其他女生暧昧一般。

内屋里面两个人倒在血泊中,而我却亲眼看见韩青拿着刀从里面出来。刚一醒来就听见韩青可能想杀了我和关乔羽,他们却又不说原因。

为什么?

我脑海中有无数个为什么,我想得到一个解释。

靠着内屋坐的雷霆伸手把门给砰一声关了,阻隔了我的视线,接着他说道:“木头,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是因为怕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丧尸围城这么扯淡的事情我他妈都接受了,叶子和钟剑林的死我也接受了,我他妈现在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大喊着,像个疯子,“你们都把我当傻逼一样耍是吧,好玩吗?”

“木头哥,我们也只是怕你冲动。”彭飞对我好言相劝,但是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我觉得他们根本不把我当队伍里的人,为什么要对我隐瞒事情?

我说:“你们难道不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会更冲动吗。”

“木头,你先答应我,千万别再崩溃一次了,我心脏受不了。”关乔羽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不然我不敢说。”

关乔羽虽然常常说话不着调,但是这次他的表情都和平时的不一样。我和他一年多的兄弟了,知道他正经起来是什么样子。他难得这么严肃一次,我也意识到事情可能真的会让我无法接受。于是我也严肃起来,说我尽量。

关乔羽看了看孙祺圣,孙祺圣还在埋头吃着自己的薯片,时不时还吮一下手指。关乔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我们回学校后没看到叶苏的尸体……”

“这个说过了。”

“但是看见了陈宾。”关乔羽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一边说还一边观察着我的脸色。

听见陈宾的名字的那一刻,我心里的确激动了。我巴不得让他碎尸万段的人就被关乔羽他们在学校里找到了,我怎么能不激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以我了解的关乔羽,就算我不跟他说他也能理解到我对陈宾的恨意,也能替我对着陈宾一番拳打脚踢。正当我准备问问关乔羽怎么对付的陈宾的时候,孙祺圣却忽然插嘴说道:“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陈宾我们没打,反而把他放走了,因为旁边还有个人。”

“谁?”

“叶苏。”

“……”我愣了一下,“是不是陈宾把她当人质了?”

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这个,否则叶苏就算逃出来了怎么可能还和陈宾待在一起,她明明看到陈宾就浑身发抖。

“先开始我们也这样认为的,所以我们都没敢轻举妄动。”孙祺圣吃完薯片又拿过餐巾纸开始擦手指,一寸一寸的,擦得很仔细,“他们没看见我们,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我看叶苏也不像是被挟持的样子,还和陈宾两个人谈笑风生的,我才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孙祺圣之后用尽量简短的话语把在实验楼的遭遇讲了一番,又说了说后来为什么韩青会去杀了三姐妹其中两朵花,以及为什么韩青会在外面过夜,他们所说的韩青的杀意又是什么。

我听的时候只觉得脑袋越来越大,关乔羽直接塞了我一包新烟让我抽。我烦躁地撕开包装,拿出一根烟便开始吞云吐雾。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关乔羽一直强调着让我冷静不要冲动,因为这件事情的确发生得超乎了我的想象。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一系列的事情会让孙祺圣来告诉我,因为他是我们几个人当中知道事情真相却又最能用理智处理事情的人。

关乔羽前一天晚上在我耳边说过“不要对身边的人太信任”,这并不是我的幻觉。

可以说,现在身处末世,所有的人都变得和外面的丧尸一般,没心没肺,行尸走肉。

末世可以泯灭人性,这句话我是真的信了。

那么现在,我身边又有几个我能相信的人?或者说……一个也没有?

045 信息量太大

因为我是一直低着头,所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鞋子。 那双运动鞋上面沾满了血污,脸上、身上也都是鲜血。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鲜血还是刚沾上去的,鲜血顺着裤脚还在往下滴着,像水滴似的滴落在地板上。 我看得一愣,连忙抬头看了看人。 那张脸上也是鲜血一片,血液还在顺着她精致的脸蛋往下滑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